第一章 中

    除了那天的意外事件,修道院的生活可算非常平静,年轻的迪尔却始终有奇怪的感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怪异的感觉首先来自同室的赛思,这个同伴的脸色经常苍白得有点吓人,好像有什么病症,但每当迪尔问他的时候,他都说没事,更奇怪的是有一次半夜里醒来,赛思不在房里,第二天清晨却好好的躺在床上,只是下床的动作变得迟缓了许多,迪尔一再的追问只换来严厉的忠告:“不要询问他人的事,这对你比较好。”

    还有,在睡梦中的迪尔总能听到一些隐隐约约的人声,从不知名的远处传来,像是哭泣又像是呻吟,其中夹杂另一些分辨不出的声音,醒过来之后凝神细听却总是听不清楚,就是因为这个缘故,他才会发现赛思不在房里的事。一个人睡在黑黑的房间里,迪尔对这些这诡异的情形又害怕又好奇,但几次遭到拒绝后他就不再询问赛思,而是在一天的早会后告诉了约翰修士。当然,他没有说出赛思晚上会外出,就象赛思说的,这是别人自己的事。

    约翰修士向他解释那只是风声,不必在意,这种地势很高的地方晚上风会特别大,如果不适应的话,就默念主的名字,心里有主的光自然不会害怕。迪尔照做了好多次,可那种怪声仍然没有消失,赛思在深夜中外出也不仅仅只有一回,这件事持续了一个星期以后,迪尔再也忍不住了。

    这天夜里,迪尔从开始就只是闭着眼睛装睡,他的好奇心渴望在今晚得到满足,等了好几个小时,对面床上响起很轻的声音,赛思果然有所行动。迪尔屏住呼吸,等待赛思慢慢走出房门,过了大概两分钟,他也下了床。

    急著出门的他忘了穿上鞋子,也忘了点蜡烛,好在先出门的赛思那边传来了光亮,他无声的跟在赛思后面,手心里渗出汗水,同时感觉到深夜的寒冷,身体不知到底因为什么微微发抖。赛思走得很快,转过几个弯后就消失在他的视线中,他茫然看着宛如迷宫的长廊停住脚步,不知该往那边走。眼前已经不是少年们居住的地方,他从来没到过这里,两边的石壁上都点着灯,可每条路都通往看不见的黑暗,他只好随便选了一条路往下走,身体抖得越来越厉害。

    随着脚步的移动,他渐渐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欣喜若狂的他快步跑往那个方向,又一个转角过后,路的左侧出现了一扇门,声音就是从门里面发出的。他站立在当地犹豫了一下,悄悄走上去把耳朵贴在门上。

    “啪!……啪!……”一种有节奏的击打声混合著某个人压抑而低沉的语调:“……赐平安的神,快要将撒旦……践踏在你们脚下……愿我主耶稣基督的恩……常和你们同在……”

    粗重的喘息伴随着祈祷,这古怪的声音令迪尔的心脏狂跳起来,就著门缝里泄出的灯光向内偷窥,看到的景象使他急忙掩住了自己欲呼的嘴——

    一个背对著他、身材高大的人,整个背脊都裸露着,上面布满紫红色的鞭痕,而施予这个刑罚的是他自己,那个人手里拿着一条长长的皮鞭,向后击打在自己的背上,刚刚听到的“啪啪”声原来就是鞭子打在皮肉上的声音。

    震惊不已的迪尔不禁一阵恶心,几乎当场呕吐,他手足无措的向另一边逃开了,一直跑到很远以外,才弯下腰软倒在地,眼里不知不觉渗出泪水,为什么会有人这样对待自己?更多的感觉却是害怕,这里到底还隐藏著些什么?

    又冷又怕的迪尔只好继续前行,几乎一模一样的路上走到一定的距离也有一个房间,里面同样有灯光漏出,迪尔定了定神,勇敢地走了过去,告诉自己无论看到什么都要镇定。

    这间门里传出的声音,是一个人抑制的呻吟,好像……还有第二个人,只是这个人好像被阻止了发声,只听见“……呜……呃……”那种从喉间挤出的断裂音节。

    这个房间的门没有关紧,迪尔却不敢推开,只凑过去一只眼睛窥探,然后他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是赛思,他终于找到了,但他被赛思的样子吓得全身僵硬,少年的脸是倒著的,从桌子的一端垂下,嘴里赛满了布条使之不能说话,整个身体仰躺在那张桌子上,两条雪白的手臂被很粗的绳子绑在桌腿上,姿势十分怪异,更白皙的胸脯上有数道暗红色的、被施虐过的痕迹。

    从迪尔的角度也能看出少年是完全赤裸的,因为迪尔看到了少年被弯曲着绑缚的双腿,一个身穿修士服的人蹲在那两条腿之间,迪尔看不清他的脸。

    虽然不知道那个人在对塞思做什么,但赛思脸部的表情极为痛苦,满面奔流的眼泪与喉间压抑不住的声音令迪尔心里发怵,光是身体被扭曲成这种难以想象的姿势就够可怕了。

    突然间,赛思浑身抖动,头部挣扎着向上抬起,显然被做了什么,而且非常难受,连迪尔也不由自主跟着猛然一震,那个蹲着的人喉咙里发出剧烈地喘息,头部向赛思两腿间凑得更近。

    迪尔就算害怕,也不能容忍这种事情,他深深的呼吸了一口空气之后准备推门进去,可满面痛苦的赛思却对着门口摇了摇头。迪尔惊呆了,原来……塞思已经看见了他。

    赛思对自己摇头是什么意思?难道这种事……是他自己愿意的?就象在那边房间的那个人?只不过塞思让别人帮他?

    又是一阵强烈的恶心感,迪尔捂住嘴离开房门,在远处的转角呕吐了起来,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修行的方法。遭受苦难确实能坚定跟随主的心志,但对自己的肉体施予折磨却太奇怪了,难道这也是修道院的本地传统?不会的,这种事应该是被禁止的秘密行为。

    吐过之后迪尔深深的感受到恐惧,赛思过分苍白的脸色就是因此而来的吧?这个著名的修道院里还有多少人在干这种事情?院长知道这种事的存在吗?还有奥克斯,美丽的天使,他肯定不会这样!不,他根本对此一无所知,一定是!

    因为找不到回去的路,迪尔只好等在这里,眼睛远远盯着那扇没关的门,在这里听不到里面的声音,就等着赛思出来吧。太可怕了,迪尔一想到屋里的情况就几乎逃跑,他在心里打定了主意,明天就把这些告诉师尊,让他带自己离开这里。

    等了很久,即使在寒冷的室外迪尔也睡着了,朦胧中一只手在他肩上轻拍。

    “……赛思……你……”

    “别说话,跟我来。”赛思缓慢地行走在迪尔的前面,手上拿着来时的蜡烛。

    迪尔不再出声的跟在后面,用双手不断摩擦冻得僵直的两臂,赤着的脚也已经冻僵,在行走中才慢慢恢复知觉。

    弯过很远的路回到他们房里以后,迪尔迫不及待的问塞思到底是怎么回事,赛思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告知他实情,反而责备了他,并警告他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他的师尊,否则会遭来大祸。迪尔还想再问,赛思就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他。

    “迪尔,你……自己小心,我不能再多说什么了。记住,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你偷窥的事,也不要再跟踪我,那儿……是应该逃离的地方。”

    “住在那儿的是谁?”

    “你没看到?”赛思吃惊地睁大眼睛,然后叹了一口气:“如果能够离开的话,就走吧,不知道比什么都好。”

    满心疑团的迪尔在极度的疲累中渐渐睡着了,这一夜他做了梦,梦到了许多丑恶的魔鬼、以及一个天使,那个天使有一头长长的金发,和翠绿色的双眼。在梦里,赶走了恶魔的天使对他微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