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上

    不背着他的十字架跟从我的,不配做我的门徒——

    马太福音-第十一章

    铺满白雪的山道上,一条蜿蜒的小路直通顶端。

    十五岁的少年迪尔跟随他的主人和师尊——约翰修士,艰难的行走在山间。

    还要走很远的路,迪尔已经十分疲累,只穿着草鞋的脚虽然感觉不到寒冷,却因磨破了皮的伤口还在不断摩擦而倍感疼痛,但他没有抵触的心情,反而很乐于接受这小小的试炼。

    他们要去的地方,是位于这个小岛最高处的一座修道院,对于清修者来说非常著名的圣-安诺修道院。为了到达这里,他们长途跋涉了好几个月,此刻的迪尔硬撑着身体的不适坚持继续行走,心中充满虔诚的向往。

    迪尔是在九岁时遇到约翰修士的,其时他的家人因为席卷全国的恶性瘟疫而相继死亡,村子里的人跑的零零落落,幼小的他一个人坐在满是尸体的屋里哀哭,被途经此地的约翰修士听到,不避瘟疫的危险掩埋了他的家人,并带着他踏上旅途,从此成为他唯一的师尊、亲人和保护神。

    年初的时候,年纪已经太老,不再适合在外苦修的约翰就获得圣-安诺修道院的批准,将要到此地度过他余下的朝圣之路,另一方面也是为迪尔找到了一个学习与成长的最佳场所。

    临海而踞的圣-安诺修道院极富盛名,拥有大概九百名清修者,由于特殊的地理环境不被外界打扰,一直保持着清苦禁欲的传统,还收藏了众多古老珍贵的典籍与圣像,对于任何修道者,都是梦寐以求的圣地。这个修道院不被任何国家管辖,只隶属于尊贵的教皇,这里的院长甚至比红衣主教更享有威望与声誉。

    山间的白雪终年不化,寒冷的气候全因极高的地势使然,整个修道院就象一个古老的城堡屹立于山顶,大教堂旁边是独立的了望塔和图书馆,所有修士都关在厚重的石闸内清修,只有极少数的管理阶层可以自由出入。食物与生活用品都是自给自足,只满足最基本的需要,更多的欲望一律被禁止,贪图物质享受者视为异教徒,可由修道院内部直接惩处。

    完全符合条件的约翰修士当然不会被摒弃在外,当他气喘不已的带着同样情形的弟子迪尔来到闸门外时,大门立即向上缩进,两人在一个修士的带领下穿过了仰慕已久的大教堂,走向院长处理事务的房间。

    教堂内部的宏伟令迪尔看呆了,高高的顶部和两壁间无数席位可以容纳起码上千人,古老的基督像庄严肃穆,虽然称不上华丽,却震慑人心,迪尔几乎立刻就想跪在圣像之前。约翰修士注意到他的失态,轻拉他的衣角,才把他游离的神智收回。

    院长室里,迪尔见到了更令他吃惊的东西,那是……一个天使,虽然身穿与他人无异的黑袍,也拉起了风帽,但那美丽的面容、金色长发和翠绿色的眼睛只有天使才可以拥有。

    “约翰兄弟,欢迎你的到来。”老院长安格里伸出双臂拥抱约翰,并向他介绍自己最出色的弟子:奥克斯——舍弃了贵族的姓,而毅然来到修道院清修的美丽青年,这个人就是迪尔看到的天使。

    站在院长身后的奥克斯也上前拥抱了约翰和迪尔,那温和纯洁的目光令迪尔一阵激动,他被天使拥抱了!怀着雀跃心情的迪尔大力的回抱奥克斯,并掂起脚崇在那雪白的额头印下了崇敬的一吻,奥克斯是停顿了很短的时间,就弯下腰回吻了他,冰凉的嘴唇柔软得不可思议。迪尔高兴极了,不禁对天使露出微笑,完全没有看到院长脸色的变化。他不知道笑容在这里也是禁忌的,它被视为与肉体欲望相关的低俗娱乐。

    一会儿以后,院长叫来另一个弟子加利为他们安排住处,迪尔恋恋不舍的跟着离开,临走时回头看向奥克斯所在的位置,奥克斯也看着他,脸上虽然没有表情,却对他点了点头。

    约翰有单独的房间,迪尔则分配到年轻修士们的居住区,与他同房的少年今年十七岁,有一张清秀的面孔,名叫赛思。

    简陋的房间对于迪尔来说很能适应,他早已习惯清苦的生活,赛思对他也很亲切,只是在他再次露出笑容时告诫他这是被禁止的,迪尔吃惊的记住了这个法则。

    晚餐时所有修士都聚集在教堂的侧殿,长长的餐桌上点满蜡烛,院长的座位在最前端的中间,介绍了新加入的约翰和迪尔,以及做过每日餐前的例行祷告之后,大家都坐下来无声的用餐。

    迪尔悄悄看向坐在院长席位旁边的奥克斯,即使吃着简单而粗糙的食物,奥克斯的动作依然那么优雅,真的好像天使,灯光下的金发闪耀着圣洁的光辉,迪尔一边吃着晚餐,一边默默在心中感谢仁慈的天父。

    清晨的早会在大教堂里进行,几百名修士共同颂唱圣诗,迪尔站在师尊约翰的旁边,非常认真的加入这个整体,完全不同的新生活符合了他所有的期望,这里果然是最好的修习之地。

    结束了早会,修士们各自散开,跟约翰在一起的迪尔视线总离不开美丽的天使。奥克斯正为一个少年讲解着什么,抬头时见到迪尔专注看着自己的目光,又对他点了头,迪尔很想上前跟奥克斯讲话,但不知为什么犹豫了起来。正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声惊呼,于是修士们纷纷跑出教堂。

    雪地上围着很大一群人,他们几乎都在祷告,声音中充满惊慌与怜悯,迪尔跟着约翰走过去往里面看去,一个人形物体躺在地上,鲜红色的液体把雪地染得脏乱不堪。

    有人蹲下去把它翻过来,迪尔尖叫了一声,这具尸体好像是住在他隔壁的少年,昨天晚上才刚刚认识,他们还互相拥抱过,为什么……会这样?这个少年显然是从了望塔上跳了下来,头部惨不忍睹,如果不是迪尔记忆力非常好,差点认不出来。他全身发抖的跑到旁边呕吐,恶心和伤感瞬间占据了心绪,这才是他到这里的第二天,真是太难以接受了。为什么会有人自杀呢?自杀是要下地狱的,因为对自己的生命犯下罪行,天使不会迎接自杀而死的灵魂。一想起死去少年的脸部全都是血,迪尔呕吐得愈加厉害,跟别的修士正在讨论这件事的约翰一时没有注意到他。

    “迪尔……你是叫迪尔吧?怎么了?很难受吗?”

    温柔的问话自身侧响起,迪尔吃力的抬起头,一张宛如天使的面容就在眼前,他出于本能紧紧抱住了奥克斯。

    “他……他死了!为什么?为什么……”迪尔语无伦次的说着,身体抖个不停,这种场面让他不可避免回忆起父母死去时的景象。

    纤长的手指滑过他栗色的短发,奥克斯用很平静的声音安抚他:“冷静下来……没关系的,天主会原谅他,相信我,好吗?”

    “可是……可是……”迪尔的眼泪弄湿了身边人的长袍,他睁大惊慌的眼睛抓紧奥克斯的袖子。

    “神会赦免他的罪……”奥克斯轻轻吻了迪尔的额头,在他胸前划了一个十字,平和的目光一直对着迪尔的眼睛,慢慢的,迪尔的呼吸缓了下来,放开了抓着奥克斯的手。

    “对不起,我……我想起了不好的事。”迪尔羞涩的移开眼,刚才的举动很失态,不知是不是把天使抓疼了。

    “没关系……”正在这么说的奥克斯看见约翰走过来,于是轻抚一下迪尔的背脊就走开了。

    约翰带着迪尔离开这儿,用一起祈祷的方法安慰了他,并教给他一些感兴趣的知识,成功的转移了他的注意力,所以到了晚餐的时候,迪尔已经好多了。师徒间的讨论有讲到“笑”为什么不被允许,约翰只是含糊其词的说:“我们应当尊重本地的习惯。”

返回列表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