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世间时光悠悠而过,眨眼间又是一春,当此草长莺飞的时节,江南更是景色宜人。

    江南最有名的原是美景佳人,这些年却被两者取而代之,一为万全帮;一为千手盗。万全帮是以商贾闻名,中原处处尽是它旗下商家,总舵所在自然是如画的江南;千手盗却是独来独往的极恶之徒,美色珍宝无一不盗。偏偏此人神出鬼没、来去无踪,数年来在江南一带犯案累累而从未失风,甚至至今连相貌亦无人知晓,传说见过他的人都已命赴黄泉。

    此时这声名狼藉的大盗正在眉开眼笑,因为他劫到了此生所见最美的女人。前些日从一个富商轿上只看到这女子一眼,那一眼却让他苦苦思念、处处寻访,好不容易在一个独门深院里强抢了出来。

    这女子年纪甚轻,头上身上也未带什么珠翠首饰,那绝色玉貌和眉宇间冷冷的神态却比任何珠宝更为夺目,虽然面色苍白之极,像是有重疾在身,也只多添几分楚楚可怜的纤弱,最能激起天下男人掠夺之心的可不正是这类病美人?

    他一个人笑了半天,方才发觉还未解开这女子周身穴道,连忙软语安慰,指尖疾点,生怕怠慢了这世间无双的宝贝,那女子仍是冷冷看着他不发一语,眼神之利令他心头一阵发酥。

    他即是江湖中恶名昭著的大盗,自然不会想什么以礼相待,那女子越是冷漠越能激起他色欲之心,一伸手便将那柔软无骨的身子揽到怀中恣意轻薄,手掌径直钻进那女子前襟之中。

    可惜不过瞬时他便低呼着呆住,这女子胸前也忒过平坦了些,再多摸得两下,感觉越发不对,他干脆一把掀开并不厚重的衣衫,这下看得清清楚楚,那人却原来是个身体纤薄的少年,只因身着女装,相貌也委实太过漂亮,竟教他阅人无数的眼睛都看走了眼。

    那少年见他呆愣之态,目中终于燃起一点期待之色:“……你会放我走……对不对?”

    这声音更不折不扣是男子所有,虽十分悦耳亦再无怀疑,他气恼之极,狠狠抓住那少年便待打下,但手触的肌肤滑腻幼嫩,竟让他打不下手。除却嫩滑,那少年的前胸上还有些或浅或深的红印,看在他眼里激起一阵莫名冲动,纵使奇怪荒唐却倍觉急迫,他不由自主的低低呻吟了一声,身子已向那少年压了过去。

    那少年一见他眼中神色便绝望的别开了头,对他举动更是毫不抵抗,他未及思虑,只顺应那股热潮极力享乐,此前虽未试过龙阳之兴,身下这等美人倒可一试无妨,光是那张脸便令他色授魂飞、忘乎所以,更何况长指所及之处紧窒非常,不禁嫉妒起那富商销魂艳福。

    他自十几岁时便精于淫术,那少年在他百般逗弄之下也渐渐回应起来,只是紧闭的双目中泪水不断流泻,看不出到底欢喜抑或痛楚。

    他心中稍软,轻轻吻上那少年唇角低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只要你跟着我,我定会待你极好……比在那老家伙身边岂不是好得多?”

    那少年微睁双眼却并不答话,只神情呆滞的看着远处,他一怒之下再不顾怜惜,用上蛮力扬长直入,真真折磨起那少年来。

    饶是如此,那少年嘴里仍未发出声音,下唇咬得出血也不开口求饶,至多从鼻间轻哼两声便又再苦苦抑制,待他泄完欲火才发觉身下人早已浑身冰凉、气息微弱,雪白的大腿间红浊一片,显是被他伤得不轻。

    他自认容貌算得英俊潇洒,从前那些女子与他风流时多半欲拒还迎,今日本也可尽使挑情手段委婉得手,却不知怎的失却自制,懊恼之余还有些不解,那少年此时的惨状竟令他心疼起来,想着掳个名医来为其诊治才好。

    他为人向来无法无天,当下将这少年锁在房内独自出外,不过一柱香时间便果真劫持大夫来此,是不是名医却不知道了。

    那大夫早被他吓得瑟瑟发抖,见了那少年奄奄一息的样子更是魂飞魄散,抖着双手把脉后眉头深锁,道这人心肺天生极弱,已然命不久长矣,若再强行求欢只怕回天乏术。

    他懒得听那些文绉绉的言语,只逼着大夫快快治好那少年,大夫满身冷汗却还据理相争,手上也未停下,几针刺下便将那少年救得醒转。他原本想杀这大夫灭口,现下倒饶之不杀,全因此人医术高明,日后说不定还要掳来几次。

    他拿了药方便赶走大夫亲自去抓药,外用内服拧了好大一堆回来,那少年由得他忙前忙后,眼神仍不知投向何处,就连喝药时也没对他说一句话。

    从此而后,这万恶不赦的淫盗便像是中了邪,日日想的念的都是如何博这少年真心一笑,盗取金银珠宝、稀世良药都尽数施予少年之身,这少年的心肠却是比铁石还硬。

    也有时不得已在床第间使出魅惑手段,那少年激情过后仍是冷面相对;若真的气急横加侵犯,少不得又要花上数日小心呵护。一日缠绵过后,他满心诚意问少年想要什么,那少年冷冷斜睨他脸,说想要一把神兵利器。

    落入他手中已有一月,这少年第一次回应他言语,他狂喜之后又再狂怒:“你是想趁我不备时杀我?”

    那少年冷笑一声,苍白的脸上竟是艳色逼人:“是又如何?”

    他看着那少年冷淡如冰的笑容,三分动情之外却是七分黯然,沉默良久方点头道:“好,我这就为你去取一把神兵利器。”

    当晚夜半时分,一把镶满宝石的短剑送至少年眼前:“此剑……最利于近身行刺,以后要好生保护自己……”

    少年的脸上终于有了别的表情,是诧异、困惑或是一点点伤心?这个人……受伤了,这个真正的武林高手也会受伤?

    暗红的、带着剧毒的血染透了少年的白衣,他用尽力气才能抚上那张惊愕又美丽的脸:“你还是……不肯对我笑一笑……我想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拿着短剑的手开始轻轻发抖:“我……我笑不出来……你怎么了?你是不是会死?我没有叫你真的去死……我只想让你放了我……我只想回去……”

    “……只要我活着……就不想放你走……所以……老天惩罚我……”他几乎要笑起来,从来没失过手的他竟然躲不开粗劣的暗器,当冰凉的星芒刺入他身体的前一刻,他想到的是少年拿到短剑时开怀的笑,一定比那冰晶般的冷笑更美丽。

    “你在哭……不要哭……我只想知道……你的名字……告诉我……我下辈子……再来找你……”

    “我姓林……林若叶。”少年颤抖的声音似乎渐渐远去,他已经看不到那张哭泣的脸。

    “……若叶……若叶……”低喃的语声回旋着微弱下来,终于沉入四周浓密的夜色里,寂静的房间中仿佛还在回荡他柔软的呼唤,少年哽咽着摇动他变冷的身体。

    “……你醒醒……我不想杀你……对不起……你醒醒……我只想回去……没有要你去死……也不要这把剑……你对我好我知道啊……我只是想回去……只是想回去……”

    若叶不记得自己在那个人身边停留了多久,只静静看著窗外的天色由暗至明,泪水早已干透,他仍然紧靠那副僵硬的躯体。曾经是那样温暖的怀抱,所以变冷了也不觉可怖,跟以前的那几人大不相同。没有逼自己穿女人衣服,没有对自己用上古怪的刑具,就算做那件事情也有过快乐……从前他根本不知道做那种事也会有快乐。

    他不肯对那个人说话,是不齿自己放荡的样子,他一直在想只要那个人讨厌他就会放他走,他说想杀人,他知道自己杀不了那个人,可是那个人……怎麽会死?心很痛、很痛,就像外婆死在他眼前的那天……对自己不好的人活著;对自己好的人死了,为什麽呢?是他不好……明明活不了多久还要害别人……胸口又喘不过气了,好难受,咳得精疲力竭也停不下来……林若叶,你还不可以死……

    恍恍惚惚想了很多,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若叶慢慢的站了起来,手中握著那把短剑走向门口。门外是一道偏僻墙院,他竟是初次看清四周景物,久未见阳光的双眼一阵刺痛,漂浮云朵的天空从未这般辽阔。

    好漂亮……那人终是还了他自由,只不过以己命作陪,若叶心头一酸,几乎又要落泪,却极力强忍著走出小院。

    院外是一条弯曲窄路,他毫不犹豫的走了下去,前方不远处应是市镇所在,只要到了那里便可租一辆马车。摸一摸腰间玉佩与怀中银票,样样都是那人所赠,收在身上只因日日想著如何脱逃,如今总算派得上用场,但为何仍无半点欢欣得意之情?

    心中茫然思虑,脚下走走停停,当他进入那座市镇已是好几个时辰之後,肚子饿了就随便找一家小摊吃东西。旁人见他身带血污,都是神色古怪、窃窃私语,他手上的大额银票也找不开。那摊主为免麻烦竟没收钱,只赶他快快离去,街边的几个地痞却立时跟在他身後,所谓巨财不可露眼,露了便该他倒霉。那群人多日未有进帐,好不容易见了个孤身在外的财主,自然准备上前明抢了。

    待若叶发觉身边有人,那几人已然一拥而上,嘴里还呼喝著什麽“快点还钱”,只用来堵塞路人之口。

    其时有好些人在旁看热闹,却未有一人出手相助,若叶感觉有人在身上乱掏,往日种种恶心不快尽回脑中,慌乱间手触剑柄竟是拔出即刺,正在抢他玉佩的那人眼睛陡然睁大,喉头发出“咯咯”之声,他心中又慌又怕,便再将短剑抽了回来,刃上无血,那人却已软软倒了下去。

    人群短暂的安静後惊呼四起,那几个行凶之人亦是吓得僵立当场,若叶手中紧握短剑,身子不断颤抖,脚踩之地慢慢浸开一片暗红。

    四周的嘈杂之音、尖叫之音他俱是充耳不闻,眼中心中只剩浓烈的血腥味和欲呕的难受,还有那人惊恐至极的眼神……杀人了,他杀人了……脑子里很痛,似乎有什麽东西在捶打,一下又一下,他渐渐失去站立的力气,半跪在血泊中呕吐起来。在知觉模糊的一霎那他终於感觉到舒服,因为什麽都不用想、也不用再吐了。

    ***

    三日後.万全帮

    魏清言坐在床边,床上是一个翻来覆去、正做著噩梦的少年,他的妹子魏清媛也坐在床边的椅上,两人轻声的说著话。

    “三哥,大夫怎麽说?”

    “……很是不妥……不知哪个庸医胡乱开药,将他身子补得乱七八糟……”

    “三哥……你别生气,他醒来後好好问过再说……啊,他醒了!”

    若叶双眼睁开,神情却颇为迷茫,嘴唇动了好半天才发出干涩的声音:“……你……我在哪儿?”

    魏清言脸上气愤已换作平和,凑近他耳边柔声告知:“若叶,没事了,这里是万全帮,你只管好好住下。”

    魏清媛亦是笑著凑上前来:“若叶,我是你清蝶姐姐……三哥说的果然不差,你比我可美多了。”

    眼前女子笑容爽朗、落落大方,教人一见之下便觉亲近,若叶不禁也对她微微一笑,转瞬间却想起此前之事,转头向清言问道:“……魏大哥,那人怎样了?我……我是不是杀了他?”

    魏清言温柔笑道:“那人只是受了伤,自己胆小才晕了过去,修养几日便可无事……你刚刚醒来,肚子饿不饿?”

    魏清媛吃了一惊,正要开口,清言以眼色相阻才又对若叶说道:“……若叶,我们去给你拿吃的来。”

    其实被若叶刺伤的那人当时即已毙命,几个路过的万全帮弟子中却有一人认出他脸面,清言花上许多银子打点才压住此案,要不然若叶早已身陷牢狱之中。几日来若叶皆是昏迷不醒,但即使身处昏睡亦对他人碰触极为推拒。清言帮他换衣擦身之时瞧见数处旧伤,所伤之处难以启齿,怜惜满怀、愤怒更甚,直恨不得把那下手之人挫骨扬灰。若叶身体瘦弱,比同龄少年更显稚嫩单薄,世上偏偏有禽兽喜好此等无耻淫乐,他人两情相悦自是与尔无干,但这种事却是万万忍不下的。

    死一个地痞原算不得什麽,只是怕若叶害怕自责,不得已说个小谎骗他安心,这事也就遮掩了过去。难的是若叶年余来的身心之伤如何治好,又怕身体旧迹时时复发,大夫来看时竟是毫无良策,说道多撑一年便是万幸,不知何人给若叶吃了好些稀世药物,却是饮鸠止渴,并未对症……清言伤心焦急中骂得那庸医狗血淋头,但骂得再狠又有何用?

    唯一之计,也只能好生照料、细心相陪,待病情稳下些再作打算,银子是大大的有,就怕到最後金银无用、药石惘效。想至此处,清言心痛黯然,只是想著若叶要什麽东西都须尽力求来才好。

    魏清媛看著三哥面色难过之极,心下也跟著难受起来,勉强挤出微笑柔声相劝:“三哥,过几日我们便带他出去游玩,一路上访尽名医,也未必治不好……铁大哥也结交了几个医术高明的朋友,改日再去问问他……”

    魏清言抬头苦笑道:“那几人我也识得,俱是行踪不定的闲云野鹤,一时间哪里找得到?铁兄弟他现在何处?我可不如你知道得清楚……”

    说至这句他突然愣了一愣,像是想起什麽极为重要的事来,眉头也紧紧锁在一处:“……清媛,你与铁兄弟的事……”

    清媛面上一片飞红,扭过头轻轻问道:“三哥……你要说什麽?”

    清言犹豫了好半天,终於叹息著道:“……算了,没事……你若想见铁兄弟就快些去吧,若叶有我照顾便好……见了铁兄弟,你告诉他若叶在我这里,让他不必担心。”

    清媛喜道:“真的?三哥,我明日就去找铁大哥,让他来看看若叶,他们师兄弟也有很久没见了吧?说不定……小若叶见了师兄便会好得快些……”

    清媛这段话清脆急促、一气呵成,清言待要说话,却不知如何说得出口,也只得对著妹子热切的笑脸点了点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