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天色微朦,一骑快马驶至山脚,马上的年轻骑士勒马后未有稍停,使起轻身工夫沿山路飞驰而上。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那人被早已等在前庭的弟子拥至大厅中,门内一群等候多时的门人俱是面色紧张,唯有坐在主位的老掌门神情自若。

    那人已是十分劳累,浑身上下均被汗水浸透,仍是勉力支撑着对掌门抱拳行礼:“禀伍世伯,贵派有喜!前去参赛的铁兄弟已连过数人,夺得魁首……”

    话音未落,厅上已响起一阵欢呼,便连掌门放在扶椅上的两手也是微微发抖,心情激荡而礼不能失,掌门举起右手阻下众人的嘈杂之声,沉声问道:“请问阁下是哪派英雄?”

    那人上前递过一封书简,伍胜天匆匆看过便捋须而笑:“原来是他……清言?你是他的老三?几年不见,老夫竟认不出来了……呵呵,你父亲近来可好?”

    那人答道:“他老人家一切安好,吩咐小侄代为传信,至多两、三日便亲自护送铁兄弟他们回山,各派参赛的兄弟也并在敝帮稍作歇息,已设了两天的英雄宴犹未尽欢。”

    伍胜天笑道:“铮儿的辈分可做不得你的兄弟,你父亲也忒过客气了,不过嘛,江湖中这么阔绰的便只有他,哈哈……”

    那人虽然疲累,却也忍不住微笑起来:“小侄与铁兄弟交手在前、同饮在后,彼此一见如故、惺惺相惜,也就顾不得什么辈分;至于他老人家嘛……平生唯爱好客,帮中别的没有,银子倒是不曾缺过,赛场离敝派不过几十里路程,自然要尽地主之宜。小侄在外学艺之时便早闻他老人家说起铁兄弟的大名,又闻贵我两派素来交好,这报喜的差事却是小侄自告奋勇,一并拜见世伯。”

    伍胜天听他说话如此得体,心下也甚欣喜:“好!好……魏万全有此佳儿,真乃万全了,世侄,看你甚是疲累,先去客房休息吧,养足了精神再陪老夫好好喝他三杯!”

    魏清言莞尔一笑:“家父万全之名,只正合‘有钱能使鬼推磨’之语,江湖中人人都知敝派无甚作为,仅日进万金也。家父面子虽大,真心相交的友人却寥寥无己,世伯便是其中翘楚,待小侄稍作休息再陪世伯把酒言欢,一并与门中众位兄弟亲近亲近……”

    伍胜天当即安排弟子领着清言去了客房,厅上才又喧哗起来。人人都是喜上眉梢,遥想铁铮在大赛上功盖群雄的意气风发,短刀门从此定会吐气扬眉,再不会被人看不起。几个年轻的七代弟子已缠着师父带他们前去迎接铁铮回山,也好尝尝挺胸昂首的滋味,只有一个纤细的身影悄悄出了大厅,直往刚才那人离开的方向而去。

    ***

    魏清言在客房里正要脱衣洗浴,房外突然响起轻轻的扣门声,门一拉开却不由得发愣:眼前站着一个年纪甚轻的少年,虽然神情憔悴、身形瘦弱,脸上还带着几分羞涩难堪,但其面貌风神之美竟是平生未见,他心中陡生怜惜,压下满身疲累柔声问道:“这位小兄弟,你……”

    那少年已自敞开的房门间看见热气腾腾的浴桶,面上一红,呐呐道:“……对不住,打扰了,但、但我想问你……铮……铁铮师兄的事……我姓林,是他师弟。”

    这少年正是若叶,铁铮走后至此已有月余,他日日想念牵挂,只望铁铮早早夺魁归来,一月下来竟瘦了好些。这几日算着该是归期,门中人人都是一大早起床便望着山下,他夹在一帮人里倒也不觉突兀,加上四师伯陪着铁铮一起去了赛场,身边再没人以言辞相恶,瘦是瘦了,精神可比前些日好。今日有人先至,虽是生面孔也顾不得了,急忙偷偷溜出来打听铁铮近况。

    魏清言将若叶让进房内坐了,若叶又再期期艾艾的开口:“……铁师兄他……近来可好?……你是他新认识的朋友,对不对?我……我很想念他,不知他……他可有提过我?”

    魏清言心念一转,恍然微笑道:“你是……若叶?家父最常提起的就是铁兄弟和你,说道十年之前短刀门中便有一绝世美人呢,我还在诧异短刀门何时招收女弟子了……那个老不修,十年前你不过才几岁……”

    若叶颇觉尴尬,小时的事他哪里还记得?嘴唇不知不觉间紧抿了起来,眼神也移至他处,其神态之灵动秀美教清言又是一愣,话也停了下来;若叶双眼一瞟,见他面上满是惊艳,心中立时变得厌恶不耐,冷冷道:“你看什么?”

    魏清言心神一凛,慌忙移开目光小声道:“对不住,我失礼了……”顿了一顿,却忍不住再看了若叶一眼,此刻的若叶面泛薄怒,眼神冰冷,比之方才又是别样风情,他往昔也曾见过不少江湖中有名的美女,竟都不如这少年的冷冷一瞥,怪不得父亲提起时常常叹息,有绝色之貌而身为男子,不知是福是祸矣,何况若叶天生体弱,亦不知能活几夕?

    想至此处,他心中怜惜更甚,也不怪若叶语气冷淡无礼:“……若叶,你自小身子嬴弱,待日后到万全帮去做客,须得请几个名医好好看看……”

    若叶皱着双眉将头别开:“我不去……我只要知道铮哥哥怎样了,什么时候回来!”

    清言看着若叶一脸任性亦只觉可爱,不觉打起精神逗他:“你铮哥哥嘛……他可没提起你,呵呵……他结识了许多新朋友,欢喜得紧,说不定早就忘了你这个小师弟了……”

    话音刚落,若叶已是浑身颤抖,情急之下竟自站起身来:“……你、你胡说!”

    这几个字说得尖利之极,直把清言吓了好大一跳,再仔细看向若叶,但见他非但身子发抖,连双眼内也是泪光盈然,不禁在心中大呼后悔。他本不知若叶鲜少与人交往,更从未与铁铮之外的人逗乐调笑,自然把他的话当了真。

    “小若叶啊……我只是开你玩笑,你千万别放在心上……”他语音一顿,又续道:“铁兄弟他好得很……也常常提起你,不过两三日便可回来,到时我陪你亲自迎接可好?”这句话后面是真的,前面却是假的——铁铮分明没提过若叶半句,全是他无中生有。

    若叶微愣之后狠狠瞪了他一眼,似是终于明白过来,扭头便往房门那边走去,嘴里说话更加无礼:“……哼!我自己去,才不要你陪!”

    清言看着他怒气冲冲的身影,呆立半晌方才大笑出声:“……有趣、有趣……若叶竟是这么可爱的小人儿……”

    ***

    五日之后,浩浩荡荡的骑队一齐归来。魏万全、铁铮、铁静山三人行在最前,其后是万全帮的帮众,再后是路上遇到或接到消息前来祝贺的江湖各派好手。

    各种贺礼堆满山头,短刀门一时间人声鼎沸。伍胜天早已带着弟子徒孙们在山头相迎,山道并不甚宽,众人便笑笑谈谈、鱼贯而入。

    若叶这几日等得好生心焦,一见铁铮便冲到前头叫了他一声,心中诸多思念恨不得一刻尽诉,但铁铮只对他点了点头久移开目光,连话也未曾说上一句。若叶还要开口,站在铁铮身侧的铁静山面色一沉,左袖轻拂,不知有意无意,若叶竟当众摔倒于地。

    几个师兄弟连忙扶了他起来,铁铮一行人却已走得远了。

    魏情言其时亦站在铁铮之侧,将那番情形看得一清二楚,心底甚觉惊异。看他二人对其他人都是和颜悦色,独独对若叶如此冷淡,实在大出他意料之外。

    若叶只是呆呆凝视铁铮的背影,心内一阵奇寒彻骨,好一会才挣脱身边人的搀扶低头远去,一个人回到自己的房间。

    房中空无一人,父亲也早去了大厅帮忙,短刀门好不容易有了今时今日,就算寡言如他亦是喜形于色,连着好几日忙前忙后。门中除了自己,个个都聚在那里吧,能有空闲陪著自己的,只剩后山的大师伯。想至此处,若叶又再起身,到闹哄哄的厨房挑了几样精致菜色带往后山。

    看着大师伯开开心心的吃饭,若叶始终一言不发,心里头空荡荡的,哪里还找得到话说?明天、后天、大后天……铮哥哥都不会理他了,再怎么等也没有用。今日即未流泪也未心痛,想必他日会更容易熬过。

    就这么静坐了好久,大师伯跟他说话他都是充耳不闻,后来大师伯跑回山洞睡觉,他依然动也不动的坐在洞口。那颗老树于不远处枝摇叶摆,山风将他衣衫吹得猎猎作响,仿似天地之间只余他一人。

    当骄阳升至天空正中,一个温和带笑的声音把他自冥想里拉出:“小若叶,你果然在这里!我带你吃饭好不好?”

    若叶慢慢抬起头来,面前却是那个讨厌的魏清言。此时他再没生气著恼的精神,只摇了摇头便不理人。

    魏清言见他眼神黯淡、面色苍白,不禁好一阵心疼,蹲在他身前柔声劝道:“若叶,你别不开心,铁兄弟他……他只是旅途劳累,不是不跟你说话,快起来,我这就陪你去见他。”

    若叶又看他一眼,仍是缓缓摇头,教魏清言看得心中难受,竟一把将他拉了起来:“跟我走!”语毕也不管他愿不愿意,只顾拽着他衣袖前行。

    若叶身不由己跟着他走了一段路,怒气渐渐上涌,终于说出话来:“我……你放手!我不去!”

    清言回头笑道:“就算师兄不理你,还有那么多新朋友可以结交,我这就带你去……他们都是少年英雄,也不比铁兄弟差……”

    若叶高声打断他的话:“我只要他!我只要他……除了他我谁也不要!你放手!放手!”

    魏清言心中一惊,手便放开了,两眼眨也不眨的看着若叶,神色甚为古怪:“你……若叶,你这样很是不妥……”

    若叶两边脸颊都因挣扎染上红晕,呼吸也变得急促,嘴里说话却极为清楚:“不妥又怎样?我就是喜欢铮哥哥,这个世上我最喜欢的就是他!你走开!”

    一口气说完这些话,若叶心中畅快了好些,动作也伶俐起来,一把推开清言便跑了开去,清言心下震惊犹未平复,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

    若叶即不去参宴,自然躺在床上挨饿,四周喧闹欢笑之声听在他耳里全是嘲弄。到得午后,父亲在外呼唤,他只得摇摇晃晃起身去开门。

    父亲端著热腾腾的饭菜进得门来,将之一样样摆放桌上,他兀自小声推拒:“爹……我不想吃。”

    林远道暗叹一声,仍将竹筷放在他手里:“若叶,纵有天大的事填饱肚子再说,爹为你挑的都是你喜欢的菜,快趁热吃吧。”

    若叶小嘴一撇,几乎流下泪来,哽咽著叫了他一声便扑进他怀里,原来……这世上还是只有爹待他最好。

    林远道手指轻轻抚过他瘦削的肩背,心中好生难过,却只是劝他快些吃饭,若叶这才听话执筷,虽无甚食欲但还是吃了不少,全因父亲一直陪在身侧含笑注视。

    等他吃完,林远道安慰了他几句便收拾碗筷离去,不多时却又回来,身后还带了好几个人。领头那人衣饰华贵,四十几岁模样,后面六、七人都是年轻随从,但衣著比起平常所见亦是华丽得多。

    众人神色间对父亲甚是恭敬有礼,若叶听得他们称呼父亲为“二姑爷”,正在心里奇怪,为首的那人已面露惊喜之色向他施礼,毕恭毕敬叫了声:“小少爷!”,其余几人也都如此。

    若叶吓了一跳,,忙拉住父亲衣袖问道:“爹……他们是谁?”

    林远道神色颇有些怪异,说伤心不太像,说高兴也牵强,稍一犹豫才对那领头人说道:“各位刚赶了远路,还是先去客房休息吧……人既已见过,别的事容后再议可好?”

    众人别无他议,对两人再施了一礼便即离去,那领头人边走边回头看了若叶好几眼,嘴里不住喃喃轻叹:“真像……真像……”

    若叶与父亲进房坐定,林远道沉默甚久方才开口:“……若叶,他们是从京城来的,你外公……上个月去世了,现下当家的是你外婆,她很是想你,所以……所以……”

    若叶又吃了好大一惊,外婆……就是娘的母亲?他自小跟着父亲来了短刀门,从不知娘那边还有亲人,父亲也从未提过,只说了些从前跟母亲相遇相知的事。

    林远道叹息道:“若叶,十五年前,你娘是京城首富叶家的二小姐,早与人有了婚约,正是在送嫁途中遇上劫匪。那时大师兄和我一起救了她,但送亲队伍已全军覆没,我们两人自然一路护送……哪知……哪知一路相处下来,我与她双双动心,一来二去便有了你……她如何还能嫁人?因此只好回京求父母恩准我们两人的婚事。我一介草莽、无才无势,你母亲家世显赫,美貌绝世,原就是不相配的,更何况我们先斩后奏,坏了你娘名节,更坏了叶家声誉,她原本要嫁的夫家那边也无法交待……老爷大发雷霆,将我们当日便赶出家门,此后再无联络。记得那日……我们临走时,她娘亲很是伤心,偷偷塞了些金银细软在她手上,但她一件也没要,凝霜……”

    林远道眼神渐渐漂远,仿佛又回到昔日夫妻恩爱之时:“凝霜她……性子向来都是很烈……她说既然跟了我便再不受娘家接济,过什么日子也不后悔……可惜,我还是没能好好照顾她……”

    若叶偎入他怀中安慰道:“爹,娘从来没怪过你,对吗?我……我也不会离开你,我这就去赶走他们,若叶一辈子都会陪著你的。”

    若叶只管说著那等任性言语,林远道却缓缓摇头道:“若叶……你怎可陪我一辈子?过两天你便跟他们去吧。你外婆既然这麽记挂你,一定会待你好……那也是你的家,你就好好修养身子,爹会常去看你的……”

    若叶颤声道:“爹……你不要我了?我……我哪儿也不想去!”

    林远道又是一声微叹:“若叶,我照顾不了你那麽多,你年岁渐渐大了,也要去见见世面才好………我答应你,一有空就去陪你……”

    “我不去……爹,你真的舍得把我送给别人?”若叶说话声音渐底,泪水似将夺眶而出,想不到父亲竟可如此平静的把他送人。

    林远道将他轻拥在怀里,察觉他身子在不断发抖,一时之间也不知该说什麽,短暂的沈默之後却突然问他:“若叶,你可是锺情於铮儿?”

    若叶浑身一僵,抬起头看著父亲,那沈静的双眸竟似乎什麽都瞒不过,林远道不等他开口,又接著说道:“其实……我一早便看出来了……你看著铮儿的样子就跟凝霜看著我的样子一模一样,但铮儿他对你甚是无情,否则……否则无论怎样我也要成全你,若叶……我只有你这麽一个儿子。”

    若叶心情激荡,却又说不出什麽话来,林远道柔声续道:“若叶,京城里什麽好玩的东西都有,等你去了就知道。多交些朋友、养好身子,把铮儿忘了吧,天下间必定有适合你的姑娘,就象爹遇到娘一样。”

    “……爹,你遇到娘以前也喜欢过别的人吗?”

    林远道略一犹豫便即微笑道:“是啊,爹以前也喜欢过别的姑娘,但最後仍是跟你娘一起。若叶,你年纪还小,还可以遇到很多好姑娘,你便听爹的话跟他们去吧。”

    若叶想了好一会,心中很是迷茫,林远道看他心念已动,又劝了他小半个时辰,终於哄得他点头方才落下心口大石,带著他去了前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