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醒来时若叶已身在自己房中的小床上,眼前只有神情焦虑的父亲和盛满浓黑药汁的大碗,往昔总会坐在床边想尽办法哄他喝药的人再也不会出现了。

    此后四年,陪在若叶身边的就只是偶尔回来的父亲,还有无穷无尽的追逐与神伤,那些一心讨好自己的师兄弟们从来也没有能代替那个曾经一起许下誓言的人,那个人却再没有仔细看过他一眼。

    这四年里的每一天,若叶都或远或近的看着他,也会每天都到后山为大师伯送饭,要么一个人在那颗越来越高的大树下自言自语,要么跟大师伯絮絮叨叨的讲话,讲的说的,无非是那个人功夫怎么大进了、那个人又长高了、那个人今天虽然没理他,说不定明天就会跟他说话……

    时光悠悠而过,若叶个子长高很多,身子看起来也好了些,不再动不动就气喘昏迷,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病已经变得更厉害。胸口仍然时时疼痛,尤其是看着那个人的时候,这个病……恐怕是一辈子都不会好了。这几个月来心痛的次数得越来越多,全靠着长久以来练出来的忍耐之功方瞒得过父亲,若叶很怕自己哪天睡着了以后再也不会醒过来。

    他怕自己就那么死了,听别人说死了之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他不想忘记那个人,还想等着那个人来理他,再象以前一样叫他小叶子,把他抱在怀里亲他的脸,还有那个一想到就会心跳得很快的地方。如今的那个怀抱应该变得宽阔很多,偎在其间该是如何的温暖舒服,如果一定要死的话,他只想死在那个怀抱中,看着那个人的脸闭上眼睛。母亲就是在父亲的怀里闭上眼的,那个时候,她一定很高兴。

    大师伯每天都是一会儿大叫、一会儿嚎啕,可平静的时候也偶尔会认得人,还会跟若叶好好讲话。

    除了讲铮哥哥的事,若叶问他次数最多的问题是:“大师伯,你喜欢过七师叔没有?”

    每问到这个,大师伯就傻傻的又哭又笑,只顾喃喃念着那个念了无数次的名字不再理人,看着大师伯这个样子,若叶觉得他好可怜,时常会陪着他掉眼泪:“大师伯,你也是喜欢他的对不对?你当初为什么不跟他一起呢?……铮哥哥,我不会舍得这样对你,就算以后我不会死,功夫像七师叔那么好了,也不会对你这么狠心,我只要跟你在一起。”

    说着说着,若叶总是在鸟语春风中慢慢睡着,背靠着那颗大树梦回当初在花丛中依偎嬉笑的日子,然后在天色渐暗时悄悄醒来,带着美梦的余温走上回去的路。

    有很多次醒来时身上都会多盖一件衣服,仔细一看都是父亲穿过的,可回到房里父亲早已不在,只是桌上放着热腾腾的药汁,想必是匆匆而来又匆匆离去了。

    若叶对此事本来并无怀疑,直到前些日子父亲回来时正好是自己十四岁生辰,若叶拿着父亲为自己盖上的衣服跑回房里,桌上却有两碗药汁,若叶问过父亲,得知为自己盖衣的原不是他,这才惊异起来,到得当晚便一个人偷偷跑去铁铮房中。

    起初铁铮并不开门,若叶只得坐在他门口苦等,直等了一个多时辰,铁铮万般无奈之下才出来打开扉。门一开若叶便满面笑容往他怀中扑来,铁铮急忙拉着他进去关紧房门,脸上却早已红了一片。

    铁铮摆起师兄的架子问他所为何事,若叶只管笑咪咪的看着他并不言语,看得一会儿,铁铮浑身不自在起来,说你若无事便快些回去睡觉。

    见他如此窘迫之态,若叶脸上笑容更是清丽绝美,坐近他小声说道:“铮哥哥,我知道那个人是你,你还是挂念我的……我今天生日你也记得对不对?”

    铁铮勉强坐开了些,沉着脸道:“我不记得。”

    若叶又向他靠近了些,语声轻柔之至:“那你现在知道了,就算是师弟向师兄要点生日的贺礼也并不为过?”

    铁铮已坐在床沿,避无可避,只好狼狈的站起身来:“……你要什么贺礼?”

    若叶眼珠一转,便连眉梢也带着笑意:“我要你……亲我一口,像以前你教我的那样。”

    铁铮正要义正词严训斥他一番,若叶已把嘴唇凑近,红艳的丰润双唇微微开启,看得见其中淡色的舌尖和雪白的贝齿,铁铮见此美景不觉呆了一呆,若叶趁此机会抱住他便亲了上去,唇齿交接之间,彼此心跳皆是狂乱无比,铁铮待要推开他,自身却燥热难耐、两腿乏力,一个不小心,两人竟顺势双双倒在床铺上。

    若叶呼吸急促,脸色嫣红,双眼直如蒙着一层浓浓的水雾,下体也是一阵焦躁,却只知道紧抱住铁铮以两腿用力磨蹭,铁铮自然也有怪异感觉,暗叫声不好便待起身,可哪里还站得起来——身子非但无力,还不停的发起抖来,不听话的两手已经放在了若叶的前襟上,那本应滢白如玉的脖颈竟也微透出粉红,简直色令智昏。

    恰在此时,门外响起一个浑厚的语声:“铮儿,夜这么深了,你还未睡吗?”

    门外的声音虽然并不高亢,听在铁铮的耳中却如晴天霹雳,忍不住浑身一震,便像从梦中醒来,立时起身理好衣襟;若叶也自听出那人是谁,颤抖着两手拉紧外袍,凌乱的发髻却是忘了。

    铁静山听得门内声音怪异,心下觉得蹊跷,推开门便闯了进来,但见铁铮神色慌张、面带羞涩;微微一愣之后再看向若叶,那张红透的俏脸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再见他发丝散乱不已,雪白的指尖犹在发抖,细想之下不禁勃然大怒:“跪下!你们……你们干了什么好事!”

    “咚咚”两声,铁铮与若叶并跪于地,铁铮刚开口唤了声“师父”便被重重打了一掌,他不敢抚脸,只在心中暗骂自己定力不坚,若叶却小声哭了起来:“铮哥哥……你痛不痛?”

    铁静山狠狠瞪着若叶,那张流泪的小脸竟美得不似活物,人间绝色不过如此,比起当年的七师弟还要惑人十分,他心中只余得一个念头——“妖孽”。短刀门就是毁在这些妖孽之手,如今还要来迷惑他的铮儿!

    铁铮看着师父面色变得越来越阴沉,心知自己和若叶今日已犯了门中最大的忌讳,只得推开若叶冷冷道:“林师弟,你快些走吧,从此以后切莫再来纠缠!”

    若叶怔怔看他一眼,心中六神无主却又剧痛不已,那厢的铁静山已沉声喝道:“滚出去!”

    随着语声,若叶被一股大力钳住手臂强推出门外,铁静山暴怒之下将他整个身躯甩出甚远,方才“嘭”的关紧了那扇门,待若叶自地上慢慢爬起,两只手臂痛得似已断折,胸口亦是一阵气息翻涌,脑子里却只嗡嗡响着铁铮刚才的那句话。

    “……铮哥哥他……这不是他本意……只是……只是怕惹四师伯生气……他明天定会悄悄找我……”翻来覆去默念这些可令自己变得好受的话,若叶沿着铺满月光的小径一步步走回居处。回去时父亲竟披着衣服等在门口,许是见他面色不妥,并未多问,只轻轻叹息一声便让他快些上床睡觉。

    人是躺在了床上,他却哪里睡得着?手臂皆是两边乌黑的指印,他只得仰面闭目,任心中情思来来回回、纠结缠绕,到最后总会变成铁铮的脸。想起先前两人紧紧相贴之时,铁铮那种紧张又激动的神色,若叶身子又是一阵燥热;想起铁铮那句绝情断义的话,若叶身子又突变冰凉,往昔种种相拥相分时刻尽皆涌上心头,若叶便在这冷热之间反复起伏,不知何时方才迷糊入睡,但就算在梦中也满是铁铮的言语面貌,一整夜下来竟无半分安稳时辰。

    另一边的铁铮自然也并不好过,直挺挺的跪在房中被师父训斥了两个多时辰,从江湖大义说至本门兴衰,再说到师徒之份、父子之情,铁铮听得汗如雨下,却一直未曾辩驳,至多起誓定不负师父师公期望,将本门发扬光大。

    静山只是冷笑道:“你要真有此心,便须爱惜声名。你可知天下英雄虽多,却无一人贪恋男色!若是传出这等丑事,任你何等英雄亦成狗熊……瞧瞧你大师伯今日下场……哼!”

    铁铮噤口不言,双眼只盯着地面,心中想的却是那日偷听到若叶喃喃念出的话:“……铮哥哥,我不会舍得这样对你,就算以后我不会死,功夫像七师叔那么好了,也不会对你这么狠心,我只要跟你在一起……”

    若叶他……还是想着自己,纵然这四年里从没理过他一次半次……为何他竟可如此无怨无怒?若是恨我、骂我还好受一些……

    “铮儿!抬起头来,你还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铁铮心神一震,看向师父,但见双目中全是焦急痛惜,十载养育恩宠之情岂可辜负?罢了……若叶,今生今世,只能负你到底,铁铮这个人、这条命都已尽付短刀门,从接到那块令牌开始、从师公那样看着我开始,我已经不是昔日的铁铮。

    思虑即定,他面上神色也变清明,对着师父朗声道:“铁铮今日立誓,绝不再与林师弟私自来往,一切谨从师父吩咐教诲,若有违此誓,我铁铮断子绝孙、不得好死!”

    “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静山听他发下如此毒誓,脸色稍稍平复,方以双臂将他拉起来坐在床上:“铮儿,莫怪为师太过严厉……那些妖孽当真是碰也碰不得,你今日……可曾与他……”

    “当然没有……师父,我即已立下重誓,您便只管放心,师弟他……也只是一时糊涂,当不得真的。”

    “哼……当不得真?我看他是邪气缠身,短刀门自那伍云晨开始便乱了套了……你须得时时小心,莫中了他们的妖术……”

    “师父!我……我很是劳累……”铁铮不止双膝麻木僵硬,听得这番话后便连舌间也尽是苦涩之味,忍不住打断了铁静山滔滔不绝的规劝。

    静山见铁铮神色确实疲惫不堪,也即住口,只交待他好生休息便自离开,略带佝偻之态的背影看在铁铮眼里,又是一阵愧疚、一阵黯然,师父正当壮年便已显出老态,师公更是不消说了,短刀门数年来惨淡度日,任人欺辱,他又怎能只顾一己之欢?若叶……若叶……你还是忘了铁铮吧,下一世……何用说什么下一世,如果这一世可重新来过,亦只求若叶不要遇到自己,最好做个富家少爷,衣食无忧、身体强健、娇妻美妾、子女成群。

    自此而后,铁铮再没正眼看过若叶,整日板着一张脸恪守俗礼,铁静山亦是时时鞭策,不消铁铮亲自开口便将若叶挡得远远的,冷言冷语外加冷眼鄙弃。若叶虽不好受,但心下认定铁铮所为皆是有四师伯在侧之故,也并不真的沮丧,只等着他日两人独处之时再诉情衷,谁知今日四师伯明明不在,铁铮对他依然冷淡至极,这些日子积累的苦楚屈辱霎时间悉数涌上,竟当众哭了出来。

    此于若叶乃是天大的丑态,平日里若有人调笑他貌如女子他定会恼怒不已,而这一次……却是顾不得丢脸,眼泪越流越凶、不可竭止,直哭得胸前湿了好大一片。

    旁边几个柔声劝解讨好的师兄弟被他恶狠狠的赶开,若叶一路奔跑到后山方才软倒于地,那颗老树的枝叶飘了几片在他身上,但他并不拨开——只因此刻他呼吸太过急促,忍不住一阵剧咳,面色憋得通红、手脚却使不出半点力气。

    静静躺了好一会,他极力压下胸口翻涌之感,以手撑地慢慢坐起身来,那边山洞中的大师伯将头挤在铁栅间对他嘻嘻而笑:“小叶子……小叶子啊……你要死了对不对?”

    若叶又气又恼,扯着嗓子大声叫道:“对啊,我要死了!你好高兴吗?我死了就再没人陪你说话了!”

    这一叫出来,那些烦闷之气倒去了不少,大师伯却像是吓了一跳,整个身子缩回山洞中。

    若叶从未对大师伯如此凶恶过,待心念平静后颇觉歉疚,跑到山洞前软语抚慰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把大师伯哄至洞口。

    大师伯没再嘻笑,只看着他呆呆的流下泪来:“小叶子……不要走……陪我说话……陪我说话……”

    若叶微笑应道:“我不是在这儿吗?你要乖乖的别吵,我今天多陪你一会儿。”

    大师伯立时又笑了出来,从铁栅间伸出又脏又臭的手指在若叶前襟上抓下一片树叶:“呵呵……小叶子……铮哥哥……铮哥哥……”

    “……铮哥哥……他还是没理我,不过明天一定会跟我说话……他要去扬名立万了,我好开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