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地面还未干透,太阳已悄悄探出头来,雾气腾腾的庭园中正是一副云歇雨收之景。紧闭的房门内亦是被翻红浪,肢体相叠,初识情欲的少年慵懒躺于男人宽厚的胸膛上,两条雪白的手臂兀自把那副细瘦腰身紧缠不放。

    他竟从不知道,这种无比羞耻的事却也能这般快活,难怪孔圣人都曾发出「食色性也」的慨叹。说不痛倒也是骗人的,只是那奇怪的痛楚之中分分秒秒都夹杂着满足畅快。对方温柔的爱抚、粘腻的语音,处处令他难以自抑的呻吟战栗,那些微疼痛之感只为他年轻的身体更添欢愉。

    微闭着双眼享受余韵的少年虽双臂紧抱男子的腰身,却不敢抬头看那人的脸,其实身子已经累得一动都不想再动,只要一对上那人挑逗的目光便又会全身酥麻。

    男子轻轻抚着他漆黑如瀑的长发,柔声问他:「累了吧?头发还没干透,小心着凉……我陪你去沐浴可好?」

    他只模糊地哼出一声鼻音,红扑扑的脸颊在男子胸前埋得更深:「……我不想动。」

    男子发出低沉笑声,一个使力把他抱起来坐在自己身上:「若不去沐浴,那就再来……我可是尚未尽兴哦……」

    他脸上吓得变色,腰身却软得坐都坐不直了:「不行了……我、我们还是去沐浴罢。」

    男子坏笑着吻了吻他早已被亲到发肿的嘴唇:「逗你的……嘿嘿,一出此门,耳目众多,若被人发觉了我们的好事,你猜……」

    他身子一僵,显是受了惊吓,皱眉想了一会才道:「我爹娘都那么宠我……若是我对他们说……说……」

    男子苦笑出声,露出无奈又宠溺的目光:「傻小子……我纵是留下来,也只怕日后徒惹你伤心。你若想我多留几天,这件事可别跟你爹娘说。」

    他又想了一会,脑中只觉混乱纠结,却想不出什么应对之法,便顺着男子的话头道:「你说什么便是什么罢。反正我就是……」说至此处,脸不禁又红了起来:「就是要跟你一起。」

    男子看着他甜蜜羞涩的神态,忍不住再亲他一口,眼神却黯了几分,双臂用力将他紧搂入怀,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最后还是忍了下去,只在他耳畔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杜剑横抱起他出门,施起一身轻功避过府中下人,他只觉新奇好玩,欢喜得很,搂着身前人的脖颈倾听耳侧风声呼呼。待两人一起入了府中浴池,他才痛呼起来,只因他养尊处优,肌肤细腻,一场欢爱竟让他数处青紫,那羞人的伤处被热水一激更是酸痛难言,登时自水中跳了起来。这一跳却也是全身疼痛,眼眶一热便想咧嘴大哭,遇上杜剑横似笑非笑的眼神才强压住泪意,恨恨骂道:「都是你……」

    杜剑横忍俊不禁,却不敢笑出来,看他身上如此狼狈,倒也着实心疼,搂着他轻声抚慰道:「好好,都是我的错。若下次你不肯……」

    话未说完已被抢断,赵思齐狠揪他一把,声音却软绵绵的:「谁说我不肯……只是下次……下次轻些就好。」

    这坦率的言语直把杜剑横逗得乐不可支,痛中带爽,抱着怀中的少年闷笑不止,便是日后回味起来,也觉世间再无一人能比那日那时的少年更为可爱。

    时日飞快而逝,眼看着初秋已过,草叶凋零,京城中本是由忽热忽冷的天气变做连绵阴雨,杜剑横在赵府中不知不觉已住了两月有余。当着旁人,两人只是谈笑逗嘴、眉来眼去,到了晚间自然是轻怜蜜爱、春情无限。

    杜剑横虽是江湖中人,文才倒也不差,他出身本是书香门第,幼时读了不少圣贤之书。两人平素相对,也偶有些吟诗作对、品文下棋的乐趣,赵少爷更是把这情人越看越欢喜,只觉得天上地下就属他的杜大侠最是文武双全、潇洒迷人。

    他也偶有探过父亲的口气,赵老爷只是敷衍,渐渐透出叫杜剑横走人的意思来。任他舌绽莲花撒娇嗔怪,爹娘两边都死死的不松口,只道江湖草莽长留在府里未免不伦不类,还说什么本不反对儿子结交朋友,即使只是个出身孤寒父母双亡的平凡文生,他们也不会有门第之见,府中养个把食客又算得什么,但若是养着个随时可以杀伤人命的武林剑客,别说府中上下,即便是朝中上下也会对他赵家多有猜忌。

    赵思齐早下了决心要跟杜剑横终生相伴,虽正在两情相悦的甜蜜当口,那一日杜剑横对他狠心辞别的景象却从未忘记过,越是喜欢那人,越担心那人心思生变,加之从小任性受宠,也把父母那番敷衍之言认了死理。他思前想后了个把多月,时时在心底生出一个可怕的念头:若杜剑横没了武功……便无力离开他身边,父母也不会再对他的救命恩人有所避忌……

    那个恶毒的念头每想过一次,他都是一身的冷汗,看着情人温柔目光便深觉无地自容,立时狠狠压了下去。即使再任性,他也知杜剑横那身武功得来不易,倘若在他手里一朝失去,别说与他厮守一生,只怕恨都恨得他要死。

    杜剑横对他却是好得蜜里调油,再也没提过离府之事,即使伤已痊愈,也做着身体虚弱的样子,只偶尔独自皱眉思索,过一会又对他笑得愈发温柔。

    又是一日深夜,两人自然睡在一处,杜剑横久久抱着他不发一语,只深深凝视他欢爱之后的慵懒面容。他微羞之下转开了头,低低骂一句:「干什么?老看着人不说话。」

    杜剑横轻吻他脸颊,露出那令他百看不厌的笑容:「思齐,等天气好了,我要去别处办事……过段日子便回来接你。」

    赵思齐心里一凉,紧抓他手腕颤声道:「你要走?」

    杜剑横面上笑容不变,顺势吻住他颤抖的指尖:「我又不是不回来……这次是有要事去办,只要办完这一件,我便再也不跟你分开……你爹娘不同意,我就拐走你,我银票多的很,咱们以后什么都不做也足够一世花销了。」

    赵思齐听得颇为神往,正欲开口说好,脑中却浮现那日雨中情景……若不是自己死不要脸的脱衣诱惑,只怕杜剑横早已狠心离开,莫非这次……这次是怕自己再寻死觅活,因此说些好听的话来哄骗?他思绪混乱,不知是该信还是不信,只盯着杜剑横的脸怯怯审视:「你……你要办什么事?是……杀人吗?」

    杜剑横轻轻摇头,眉目中皆是笑意:「非也非也……呵呵,我现在不告诉你,等我回来再跟你说,你一定高兴得很。」

    「……什么时候回来?」

    杜剑横想了一想,仍是不肯吐露半点实情:「嘿嘿……现下还不知道,若是顺利,应该很快罢。」

    赵思齐一颗心渐渐凉了下来,连带语声也冰冷下去:「是吗?」

    杜剑横轻抚他头顶黑发,语声中也带着浓浓不舍:「我知道你舍不得……我也舍不得你。我不在你身边之时,要记得保重身体……我答应你,尽快赶回。」

    听着这半真半假的安抚之辞,赵思齐忍不住泪意上涌,心中更多的是愤怒怨恨,只把头深埋于被窝中闷声开口:「你离去之后……会不会想我?」

    「当然会,我每日每夜都会想你,思齐……跟你一起之后,我再也没想过别人。」

    「真的?那……如果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会不会怪我?」

    少年幽幽的声调极尽缠绵,杜剑横掀开他身上的被子,将那张小脸扳过来面对自己,却只看到满面泪痕,心都软得发痛了,只得伸手为他拭去眼泪:「傻小子,我是怕拖累了你……即使你要我的性命,我也不会怪你。」

    赵思齐反握他双手紧紧贴在脸上不肯放开,语调依旧带着哭音:「好……这可是你说的。」

    杜剑横不疑有他,顺着情人的撒娇答道:「嗯,我说的。」

    此刻的杜剑横万万想不到,甜蜜的情话中竟隐含祸事,仅仅三日之后,他便为一生中唯一投入真心的这场情爱付出了惨痛代价。

    那也是一个清晨,他从梦中刚一苏醒,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很不对劲,又累又虚,手脚都似失去了力气。再试着动了一动,竟发现自己的四肢被几根长长的丝带绑缚在床头。他转了转脑袋,看到赵思齐就躺在他身边,便笑嘻嘻的亲了一口过去:「乖,快放我起来。」

    赵思齐也并不闪避,反而痴痴看着他的笑容:「你答应过,不会怪我……所以我……我不准你走。」

    他皱了皱眉,语声仍是亲密温柔:「别闹了,天色不早了,我快去快回,不会太久的。」

    赵思齐脸上泛起神秘又奇异的表情,轻抚他面容柔声道:「我说了不让你走……自然就是当真的。」

    他这才觉得情形诡异,试着提气崩断那几根并不怎么结实的丝带,一试之下,脸色立变,丹田中竟然空无一物,仿似数年苦练的内力一夕间消逝无踪。他神志一昏,脑中只剩晕眩不绝,不由自主猛力挣扎起来,却哪里能挣脱那细细的丝带?只累得全身脱力也把那紧紧的绳结撼不动分毫,身子竟比不识武功的平常人还要弱上几分。

    无尽愤怒恐惧之中,只听得情人略带嘶哑的嗓音在耳边响起:「药……是我去宫内要来的,他说……这个药不会伤人性命,剑横,你怎么了?你……你身子不要紧吧?」

    听着这席话,他便像个陌生人般傻呆呆地看着赵思齐,过了半晌方才怒极而笑,那笑声中尽是悲愤伤心,双眼似要喷出火来,直直盯着身边的情人:「好!好一个赵公子!你竟不信……好、好!是我杜剑横自作多情了!」

    赵思齐见着他这种眼光,难过得眼泪簌簌而下,想要触碰他的手指犹豫再三,终是颤巍巍的放在他脸上:「剑横……你答应过我不生气……我只是……舍不得你走。」

    杜剑横冷冷别头躲开那形状优美的手指,随后便紧闭了双眼面朝床里,似是再也不想多看赵思齐一眼:「……你出去。」

    赵思齐这才慌了神,若是情人开口痛骂,倒可以小心赔罪,眼下这等反应却是大大不妙,心急之下,强扳过杜剑横的面孔乱亲起来:「别怪我,我只要跟你在一起……除了你我谁都不要,我不出去!」

    杜剑横强压住心底冲动,任赵思齐如何痛哭也好、赔罪也好,都是再不开口答话。赵思齐兀自死缠,哭得天昏地暗、肝肠寸断,倒像受了害的是自己一般,一阵愤怒烦闷终于惹得他狂吼起来:「滚!」

    这个「滚」字一出口,赵思齐吓得止住了哭泣之声,静止片刻后便又流泪,只是再也不敢发出声音,低头抽抽噎噎地着朝门口走了过去,嘴里含混不清的道:「我……我待会再来……你别不理我……」

    留在房中的杜剑横才真的哭都哭不出,心中一时愤怒、一时酸楚,却不知该不该后悔……明明清楚这任性的少年不能招惹上身,偏偏还是纠缠在一处,如今这算是什么?报应吗?那少年未必是真心爱上了自己,若是真心相爱,又怎会做出这种事来?以他杜剑横堂堂男子之身,难道便要在这赵府中终生被禁?纵是他自己愿意,那赵家上上下下也不会坐视此等荒唐至极的景况。江湖中万分凶险的对战他亦经历不少,都比不上这次情伤令他心神耗损。

    心中虽然痛楚难当,他也不得不冷静寻思,待到赵思齐亲自端来膳食,他只是不肯和颜悦色以对,食物倒是一点不剩的吃光了。赵思齐看起来也好了些,没有再哭哭泣泣,只一双眼睛红肿不堪,偷偷盯着他面色欲言又止。他狠下心肠视若无睹,冷冷开口道:「赵公子,你可是要关着我一生一世?」

    赵思齐听他叫自己「赵公子」,差点又哭了出来,强忍泪意低声回道:「当然……当然不是。」

    「那你什么时候放我?」

    「我……我不知道。你别这样……我……」赵思齐一张小嘴瘪了数次,终是不敢再哭,红着眼眶爬上床小心翼翼的给他解开了束缚。

    他手脚自由之后稍稍动作,还是酸软无力的很,心情却好了一些,恨恨拉过那少年的身体压在床板上扒开裤子便打。

    转瞬之间,雪白的臀上留下掌印数条,赵思齐痛得厉害,只是不敢做声,待他打得手软了才忍着眼泪道:「你若不解气……只管再打。」

    他浓眉深皱,拉起少年一顿好骂:「你这没良心的东西!什么时候生出这等毒辣念头的?我都说了不日既回,你为何不信我?我武功被制,若有人寻仇便只能等死,江湖中事不是你想的那等容易!解药呢?马上给我解药,我便既往不咎。」

    那少年本是一脸企求、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一边听他骂,一边连连陪不是,听到那最后两句却又倔强的闭紧了嘴。任他软了声调连哄带摸,只是不松口那解药的事,直把他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两人对峙良久,俱不低头。吃完了两顿正餐、两顿点心,眼看天色渐黑,精神都渐渐不济。赵思齐软软倒在他怀中抚摸他胸口,媚眼如丝的道:「夜了,我们睡吧……你要问我骂我,明日再来……」

    杜剑横哭笑不得,轻打他一个耳光怒骂道:「你倒有心情!老子没了力气,不想做那件伤神伤力之事!」

    赵思齐眼珠一转,秀美的脸蛋上浮起淫邪的笑容:「那不如我来吧……我都学会了,好哥哥,你就让我……」

    杜剑横凶狠的瞪过去:「放屁!」

    跟这令人头痛的少年一起,即使短短一日也是度日如年,平日还算斯文的杜剑横连脏话都忍不住说了出来。他越想越气,把赵思齐摁在床上就绑了起来,先前那几根用来绑住他的丝带正好派上用场。赵思齐也不挣扎,只眼带挑逗的看着他,他在这种露骨的淫荡眼光之下哪里还有半点惩罚的乐趣?然而只是转念一想,他便邪恶的笑了起来:「好弟弟,今天有你好受的!你若是早点招了,哥哥就饶了你,你若不招,我看你能熬多久!」

    语声一落,他已经整个人扑在了少年身上,直使出了浑身解数爱抚逗弄那敏感的身体。两人多次欢爱,全身处处皆是熟悉无比,这次更是把那过往花间风流的调情手段都使了个遍。赵思齐初时还能出声呻吟,到后来整个房中都只剩喘息和逼问之声了。原来杜剑横为了拿到解药,只是不断逗弄掌下的少年,却始终半松半紧的握住少年全身最为脆弱的那处,如何哭叫喘息甚至晕去都狠了心不放手。赵思齐也着实硬气,被他折腾得泪水长流,晕去好几次再被弄醒,仍是咬紧牙关死死坚持。

    待到天色渐亮,赵思齐又一次晕去,那时已是全身瘫软,颤抖不停,身上剩不下一处没有被抚弄过,脸色从粉红到青白,再从青白到发紫,杜剑横这才吓得住了手,把人解开了搂在怀中亲吻安慰。少年在淡淡的晨曦中微睁双眼,仍是勉力伸舌回吻,一吻过后才趴在他身上昏昏睡去。杜剑横看着这狠毒又痴情的少年,蹙眉想了很久很久,终是为他动作仔细的盖上棉被,随即静悄悄的穿好衣物,拖着同样疲累不堪的身子走出了房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