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古往今来,岁月悠悠,改朝换代实属平常,多少朝代在历史的洪流里都只是昙花一现便草草结束。但用心细数下来,那些短短的时间之河中总也出了些风流人物。又或者恰恰是那些什么纨绔公子、浪荡少爷们,把本算得太平的世道玩了个天翻地覆。这倒也罢了,偏偏还有数不尽的热血少年和无知少女们为之倾倒折腰,由此看来,可怜的皇帝们百般挣扎也不得不亡国的结果也就不甚出奇了。

    大穆国建国之始,先帝第一天坐上龙椅时曾对前朝亡国之误大大发表了一番感触,文武百官听的是唯唯诺诺,史官连忙随侍记载,这可是本朝第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虽然他也跟其他官员一样,在心窝深处隐隐觉得这位皇帝有点小题大做,但还是很庄严的记载并宣读了皇帝的英明决断──大穆国国法第一条:男不满三十者、满三十而尚未成婚者、成婚而未得子者,得子而好色或惧内者皆不可入朝为官,即便入伍参军者亦不可晋升得职。

    这段话一落地,大殿底下的百官是莫名惊诧、面面相觑,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却是通体舒畅、洋洋自得。只要这么一来,本朝便免去了他从无数史书上总结出的前车之鉴。任他什么少年扬名、才高八斗、出身贵胄、文采风流……只要有可能兴风作浪、狂恣放荡的,通通不给官做,也不给军职。更别说那些在外好色在家惧内的,轻易求了官职军权那还得了?

    亡国之患的症结便在这些纨绔子弟和沉迷女色的蠢材身上,只要绝了他们的前程,本朝一定是稳如磐石,得保万年江山。想到这里,皇帝坐在龙椅上笑出了声,大袖一挥便告别文武百官退朝去也,剩下官员们站在当地百态横生。

    众人之中有百思而不得其解的、有面上表情呆滞而暗地里正在伤神吐血的、有忧心忡忡掰着指头一个个往下数的,就是没有一个欢呼高兴的。就连位高权重的、皇帝的亲兄弟们和战功赫赫的大将们也不能幸免,一个个如丧考妣的垂下了头,好比霜打的茄子,萎了一半,另一半用来担心自己家里一无所知的那些小茄子。

    他们多么希望皇帝不过一时的心血来潮,甚至很大逆不道的希望皇帝第二天就会突然得了健忘症,只要伟大的皇帝能够收回成命,所有人都会很乐于陪他一起忘掉「金口玉言」这四个字。只可惜后来的事实证明,大穆国的皇帝是个再称职不过的君主。于是就这样,短短几天之内,皇帝当天做出的那个草率决定成为大穆国不可违抗的法规。

    一直到皇帝临终前,他老人家躺在龙床上满意的看着自己的第二任接班人,对已经四十八岁的太子殿下露出了慈爱与赞誉的目光,并再一次反反复复的交代:世世代代,不可有违祖训。只有这样,我们强盛太平的大穆国才能千秋万岁,永不衰退。

    胡子长长的太子殿下流着眼泪答应父亲:「父皇,您放心,儿臣会竭尽所能继续遵照您的愿望来治国。我己经等了这么久才得到您的传位,一定不能专美于前,您的孙子会等得更久,我会在他五十岁那年再把皇位传给他的。」

    先皇满意的点了点头,对儿子的回答表示嘉许:「现在我终于可以放心的把皇位传给你了,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一定要让我的孙子好好磨炼。我们身为皇家,更要以身作则,等到我的重孙、你的孙子满三十岁的时候,你就可以卸下皇位的重担了。」

    不慌不忙的等到太子,哦,现在应该是新一任皇帝的再次点头之后,伟大的大穆国第一代国君终于安然闭目、含笑而逝。新任的国主迫不及待的开始嚎陶大哭,并迅速登基,下令全国守孝一年,所有人家不得婚丧嫁娶。

    一年的国丧期满后,大穆国很快恢复了以往的热闹繁荣,此时的皇帝正忙于努力养生美容之中。要让自己的儿子等到五十岁才正式登基,他花在身体保养上的时间必须远远多于为国家大事操心,因此也就难免百密一疏,让那些早就蠢蠢欲动的纨绔子弟们钻到了空子。

返回列表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