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时间,变得越来越难熬,2988从那晚之后就再没有跟帕特说过任何一句话。不过,那双带着血丝的黑眸总是紧盯帕特所在的方向,脸色阴沉的东方人等待着一个最后的结束。

    时常被他注目的还有洛儿,这个并不太敏感的男孩也发现了身边危险的气氛。随时跟在帕特身边的他总会不经意间对上2988阴骘的眼神,每一次都让他忍不住想要发抖。帕特所能做的只是时时刻刻陪在男孩身边,尽量避免自己冲动的错误会带来过于严重的后果。

    对于这几天的帕特来说,后悔和自责占据了他的整个思维。那晚的洛儿一直在羡慕即将新婚的男人,蓝色的大眼睛不停闪现梦幻的光芒,无能为力的自己竟然也做起了梦,企图请求那个人把洛儿带走。

    其实早就该明白,那头邪恶的野兽绝不可能有所改变,近来对他的让步与讨好只不过是出于某种变态的迷恋。

    也许连迷恋都称不上,仅仅是变态罢了,他怎么会傻到去试着相信那头野兽会为了他而改变,对身处困境的洛儿产生人类才具有的善良与恻隐之心。

    完全是自己的错……就连昔日的恋人也远远做不到的事,一个毫无人性的杀人狂和强奸犯又怎么能够做到,想起那个意志薄弱的暧昧夜晚,他只能为自己曾经有过的妥协心态而倍感羞愧。

    整整三天过去,那头野兽没有跟他说一句话,却随时随地盯着他和洛儿,如果只是想杀掉他,他已经习惯了,他真正害怕的是那个家伙会对洛儿做出什么。

    明明想帮助洛儿,偏偏只能给洛儿带来更大的伤害,陷入神经高度紧绷和自我憎恶之中的帕特感到异常疲累。

    到了第四天的上午,在车间里干活的帕特还是强打起精神认真做好自己手上的事情。身后正在巡视的2988仍然时时投来充满压迫感的眼神,帕特略略偏过身体,想要为洛儿挡住无形的威胁,仿佛这样就可以真正保护已经连续几天处于惊恐状态下的男孩。

    当然,这种形式上的保护并不能让洛儿变得轻松,男孩战战兢兢的一边做事一边无意识的瞄向车间门口。奇怪的是……他的祈祷好像被上帝听见了,没过多久就有个看守把他叫了出去。

    松了一口气的帕特目送男孩快步走出车间,但很快就产生了新的担忧。被叫出去的洛儿十几分钟还没有回来,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麻烦。事实证明他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直到服役时间结束洛儿还是不见踪影。

    离开车间之前,帕特礼貌的询问了门口的看守,得到的回答却十分含糊:“上面的人把他带走了,说有话要问他,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直到午餐时间,洛儿也没有出现,焦急的帕特只能狠狠瞪视坐在不远处的2988。面无表情的2988以同样凶狠的目光回望过来,却看不出什么得意的暗示,帕特只好勉强吃着餐盘里并不美味的食物,心中不祥的预感使得他毫无食欲。

    象往常一样,2988用餐的节奏也跟他相似,他一离开餐室就被2988不远不近的跟在身后。没有余力再注意其它的,帕特开始寻找洛儿的踪迹,首先就是平常这个时候应该去的阅览室,如果没有意外,男孩肯定会待在那儿等他。

    刚一走到阅览室门口,里面传来的惊呼就让他绷紧了神经,其他正要进去的犯人和那两个才接班几分钟的看守也都吃了一惊,跟着他一起跑了进去——

    平常整齐干净的阅览室里已经被弄得乱七八糟,满地狼藉中站着刚进来的几个人,书被扔得到处都是,原本在窗台上摆着的小盆栽几乎被踩成了碎片,不多的泥土和绿色植物的残骸把地面弄得十分肮脏。墙壁上留下了三排歪斜的红字,似乎是用鲜血写成的,内容分别是“审判!”、“惩罚!”和“下一个就是你!”。

    但可怕的远远不是这些,而是犹如垃圾般躺在地上的赤裸躯体。全身处处都布满伤痕,敞开的双腿间惨不忍睹,附近的地面由于大滩血迹变成了暗红和腥红交杂的颜色。但血液的主要来源是侧向一边的头部,那里完全被鲜血覆盖,根本看不到伤者的脸,只能从那团被血污黏在一起的金发上分辨出这具躯体的主人是谁。

    所有的旁观者都在发抖,也包括那两名年轻的看守,帕特呆滞的看着这一幕,双脚却慢慢移了过去,脚底黏乎乎的感觉混合刺鼻的血腥味,在扶起那具身体的同时,他拼命用衣袖擦拭那张满是鲜血的脸庞,干涩的喉咙几乎叫不出声音,好半天之后才发出嘶哑的呼唤。

    “……洛儿?洛儿?是我……你睁开眼睛看看我!你还活着……你一定还活着……洛儿?洛儿!”

    抖个不停的双手很快就沾满了血液,帕特抬起的头好不容易找到了两个看守的方向:“救救他……快救救他!他还没死!”

    接近于嘶吼的声音把看守们从震惊中拉回现实,对视一眼后才双双跑了过去,眼前的伤者看起来简直无从下手,他们忍不住害怕只要轻轻一碰就会杀死那个奄奄一息的孩子。

    帕特脱下自己的上衣盖住洛儿的下体,别的犯人也开始这样做,看守和囚犯一起把洛儿尽量轻柔的抬了起来,被包在几件囚衣中的洛儿因为身体的移动而发出微弱的呻吟,握在帕特手掌中的指尖也开始颤动。

    “……帕特……好冷……我好冷……我……我不想死……”

    “不会的……洛儿,你还活着,你会好的!”

    “……帕特,等我……等我回来……”

    “我等你回来……你一定要活着!一定要活着!”

    而与此同时,却有一个犯人用力拉开了帕特,一拳挥在他脸上之后,嘴里发出仇恨的咒骂:“是你!是你害了他!你害了我们所有人!你这个骗子!”

    头晕目眩的帕特倒在身后强而有力的怀抱中,无从争辩的他只能紧咬住自己的嘴唇。接住他的2988只是冷冷扫视了一下周围,就成功制止了可能发生的更大骚动。

    看着被看守们抬走的洛儿渐渐消失在视线里,帕特终于全身瘫软下来,仍然想努力挣脱身后的怀抱,却使不出一点点力气,他只能哽咽着发出含糊的声音:“混蛋!是你……一定是你……”

    2988用一个堪称温柔的动作把他转过来面对自己,直视着他的眼神略带嘲讽:“你知道,这不是我干的。我一直跟着你,没有时间做这个。就算要杀他,我也不会用这么恶心的方法。”

    “……是我……是我害了他……你放开我……我应该得到他们的惩罚……”

    “闭嘴!白痴……”

    2988牢牢钳制着他的腰把他一路带出地狱般的阅览室,帕特也一路听着昔日的朋友们此起彼伏的唾骂声。他紧紧闭着双眼,没有勇气再见到任何人的面孔,如果不是2988过于强硬的拖着他,他可能连一步也无法走动了。

    “妈的……我会查清楚,你从现在开始就乖乖待在我身边。记住,别离开我半步,否则你会死得很难看……”

    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平板的叙述着,帕特已经无法消化这些话的意义,他的所有心神都停留在对自己的憎恨之中,巨大的自责与沮丧使他濒临崩溃。

    是的……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如果没有自作主张坚持那些愚蠢的说教、没有把洛儿带到阅览室,今天的事就不会发生。罪恶的自己,用懦弱的伪善杀人,而野兽们用他们的拳头杀人。同样都是罪恶,但自己的罪恶更加可鄙。那到底什么才是对的?现在的他无法回答,也许……这个世界根本没有所谓的善,只有无穷无际的罪恶与黑暗。

    对于2988来说,能重新睡在帕特身边才是重要的事,帕特从未有过的脆弱表现只使他更紧的抱着那副颤抖的身体。黑暗里抚上对方脸颊的手掌总能被某种液体弄湿,一直静躺在床上不动的帕特沉默得令人心悸。只要能抱着这样的帕特,耳际传来对方轻浅的呼吸,2988就感受到莫名的心安,即使会因过高的警觉心失眠也算不上什么了。

    从帕特倒在他怀里的那一刻开始,他的敏锐性回复到入狱前那场逃亡中的程度,于是接下来的整整两天,2988没有离开过帕特身边一步,甚至去仓库拿枪的时候也带着帕特一起。

    茫然看着2988拆开密封的塑料袋,帕特的反应未免过于平淡,2988皱着眉头发出低声的咒骂:“你他XX的给我醒醒,只会装死有什么用?要是想为那个家伙报仇,就拿好它!”

    仔细的检查过性能以后,2988将其中的一把强制性塞进帕特的手里,帕特沉默的看着2988动作熟练的玩弄枪支,苍白的脸颊浮现惨淡的笑容。

    “……报仇……然后呢?别人再来找我们报仇?我们就再杀人……别人再来报仇……”

    未完的话渐渐消失在灰暗的眼神里,帕特把手上的那把枪交还给2988:“……你还是……现在就杀了我吧……”

    2988狠狠瞪着对面毫无生趣的家伙,不轻不重的打了他一个耳光:“你这白痴!你什么都不知道……妈的,那头老狐狸……他只是想弄跨你们这些愚蠢的家伙……”

    “……什么?”

    “笨蛋……”2988的耐心实在受到了莫大的考验,手指也用力抓上了帕特的衣领:“狱长那只老狐狸,你们这些蠢货威胁到他了!如果他没有同意,谁敢在那种地方乱来?用你的笨脑子想想!”

    “……他为什么要那样做?”

    帕特的身体因为震惊和愤怒而回复了颤抖,嘶哑的声音也重新有了起伏的节奏:“他……他只要杀了我就好了,为什么要伤害无辜的人?”

    “第一,想杀你的话,他首先要干掉我,这很麻烦;第二,如果杀掉你,跟着你的那些蠢货会非常气愤……你的人已经不少了,你自己不知道吗?但干掉洛儿的话,你的人就会对你失去信任,他们就会明白到……你保护不了任何人;第三,我也不知道那个家伙是不是还得罪了谁,实际上干掉你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达到这种效果,没什么理由找上有看守撑腰的犯人……也许是那只老狐狸想管束一下自己的人。总之……是那个家伙自己倒霉,跟你没什么太大的关系,懂了吗?”

    帕特怔怔的听着这些,太大的冲击使他无法及时作出反应,2988头痛的咒骂了一声,顺手抱住他凑上了自己的嘴唇。

    漫长而深入的一吻之后,目光灼热的2988托着他的下巴低声埋怨:“你还不相信?我会让你看到证据……”

    “……你为什么……要做这些……为什么……不让我死……”

    在那种火烫目光的注视下,帕特使劲全身力气推开了2988的怀抱,但下一刻又被更强硬的力量钳制在钢铁般的双臂中。2988嘴边的微笑看起来竟颇有几分自嘲,仿似叹息的低语却十分清晰。

    “你不是知道吗?如果我能杀掉你的话……绝不会手下留情。但我做不到,就更不可能让别人来做这个。帕特……我只想这样抱住你,别的事……我已经不在乎了。”

    “可是……我什么都不能给你。”

    “我知道。”

    “……我无法真正原谅你曾经做过的事。”

    “我知道。”

    “我……”帕特颤动的声音象一根拉紧的琴弦:“我不会离开这里……这个国家。”

    “我知道。我不会带你走。”

    耳边平稳的音调带着笃定的轻松,帕特稍稍抬起自己的头看向对方深黑色的瞳孔:“……这是对的……你可以更安全的离开……”

    “笨蛋……我会等到你愿意的时候。”

    听到这种奇怪的话,帕特不得不迷惑的眯起眼睛:“你……”

    “闭嘴。现在跟我出去……我帮你弄清楚那家伙的事。”

    转过身的2988扔给帕特一个挺直的背影,那张英俊的面孔上现在是什么表情不得而知。静静的等了好几秒,都没有听到帕特跟上来的脚步,他回头的同时一把抓住了帕特的手。

    “白痴……走啊!”

    并没有费太大力气,2988就在帕特的面前证实了伤害洛儿的主谋是谁。傍晚时分的沐浴间里,2988带着帕特找上那几个曾经威胁过他的家伙。

    在野狼般毫无忌惮的凶狠眼神下,没有任何人敢承认是自己下的手,但只要被一把刀抵住喉咙,就立刻有人吐露了事情的真相。

    那几个家伙承认,凶手确实是他们的人,在他们把阅览室的反常情况加油添醋的上报之后,狱长以默许的方式容许他们私下处理。原本他们只想随便挑一个倒霉蛋,之所以选择洛儿是因为狱长亲自指名制裁他,甚至连制裁的方式也是指定的,这一点让他们也想不明白。据下手的那几个人说,男孩那张漂亮的脸实在很可惜,如果不是怕狱长找他们的麻烦,谁也不会舍得把那张脸毁掉……

    听着这一切的2988也想不通,以询问眼神看向帕特的他没得到任何回馈。

    站在一旁的帕特早已经脸色发青,那些毫无人性的复述让他再次回想起阅览室里的惨状,洛儿脸上横七竖八的伤口不知有多少道,即使能捡回一条命也会留下异常可怕的疤痕。

    就算是毕生痛恨暴力的他,脑海中也忍不住闪出杀死眼前这些禽兽的念头,但他更想做的是去探望生死未卜的洛儿,只是这个愿望注定无法实现。

    洛儿……洛儿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如果不转到大医院的话,洛儿很可能已经……想到这里,帕特就被焦急和悲伤压得透不过气来,只能对虚缈的神灵作出发自内心的祷告。

    从未有过宗教信仰的他,竟不知道该祈求哪个神灵,2988伸过来的手被他紧紧握住,就像溺水者会本能的抓住身边任何一根救命的稻草。

    “别想太多,我保证他死不了……我在他那么大的时候,都中过好几次枪了……连医院都不能去,还不是一样活得好好的!”

    这拙劣的安慰似乎起到了相反的效果,帕特噙满泪水的双眼立刻闭紧:“他不是你……他……一直都在受罪……他只是个身体很弱的孩子……”

    “……”2988头大的闭上了嘴,眼神迁怒般在那几个混蛋的脸上逐一扫视,如果不是因为双臂都抱着帕特,很可能早就出手了。

    “走……快走!”

    沉着脸色任由那些家伙偷偷溜走,2988并没有追上去的意愿,只要帕特想报复,机会随时随地都有,眼下的任务是处理怀里过于激动的帕特。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不选择我……为什么他们会选择洛儿……我才是有罪的人……我才是该死的那一个……”

    “妈的!你给我闭嘴!你看看你现在象个什么?与其说这种没用的话,还不如想想你应该怎么做!你不是想保护那些蠢货吗?你不是要坚持你那套见鬼的说教吗?如果你是个男人,就给我做完它!”

    “我是错的……你为什么……要我坚持呢……这个世界,只信奉你的野蛮规则,难道不是这样吗?”

    惨然微笑着的帕特看起来就像一个幽灵,失去神采的双眼也没有焦点,2988恼怒的盯了他半晌,才在他耳边冷冷说出一句话:“你这愚蠢的白痴……我可以征服这个世界,但你他XX的征服了我。”

    微微的停顿之后,怀中的躯体变得僵硬了很多,2988苦笑了一下,以极为平稳的音调继续说完心里的话:“……你还要装作不知道吗?虚伪的家伙……你还有什么不满足?还有什么可抱怨的?现在即使要我为你去死,我说不定也会去。其实……你是对的,只不过用错了方法而已,你的愚蠢仅仅在于……你以为会有不经过流血就能得来的自由……算了,你需要休息,跟我回去吧,今天早点睡。”

    “我……”

    “什么都别想了,走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