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还是那棵熟悉的大树下,2988一个人背靠树干享受微风拂面的感觉。不远处的那扇窗后,每天都聚集在那儿的一群人正发出笑声,这阵笑声不停被风传送到他的耳里,他甚至能分辨出其中哪一个才发自他不得不注意的人。

    帕特很开心,阅览室里所有的人都很开心,人数越来越多,笑声也越来越放肆。一群笨蛋……2988喃喃咒骂那种与这个地方毫不相称的轻松气氛,再这么下去的话,一定会有人抢着教训他们。

    脑际正浮上这个不祥的预感,身体也因为危险的直觉而绷紧,2988眯着眼回头看向身侧,几个脸色阴沉的熟面孔围着他坐了下来。

    “我们需要跟你聊聊,2988。你的人最近很不安分,你怎么说?”

    “你是不是该管一下了?或者你不介意的话,我们乐于代劳。那些家伙太可恶了,还带坏了我们的人……他们居然敢不听话了,他XX的!”

    “狱长先生一定很想了解这种情况,如果你不处理,我们就去他那儿……”

    2988沉默的听着这些指控和威胁,眼神渐渐凝聚在声音最大的一个人身上:“你可以代表他们?”

    “……嗯,是的。”

    “很好。你们都商量好了吗?你们想要我怎么做?”

    “……制裁你手下的人,最好是杀了他。不过,如果你不舍得的话……”

    猥亵的一笑之后,这个人接着说了下去:“你也可以不杀他,只要你能彻底搞定他,确保他不会再干任何愚蠢讨厌的事。”

    2988的脸上浮起了淡淡的微笑,漆黑的眼睛却反射出血色的光:“你们在威胁我?如果我不干,你们就去狱长那儿,请求他顺便也把我一起干掉?很好……”

    随着这声平稳的“很好”,一把薄薄的匕首插进了某个人的大腿,刚刚还在露出下流笑容的家伙立刻发出惨叫。连余下的叫声也被哽在咽喉,2988的另一只手臂紧紧勒住了他的脖子,远处的看守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个小角落发生的事。愣在一旁的几个人不约而同流下冷汗,却不敢随便移动,眼神全都盯在那把只露出根部的匕首上。

    “抱歉……我心情很糟,所以有点生气,下次我会尽量客气一点。你们说的事我会亲自处理,给我一个礼拜的时间,好吗?”

    “……好。”

    等所有颤抖的声音纷纷说出这个“好”字,2988才放开了在他钳制下的人,匕首也并没有抽出来,而是随着那个倒霉的家伙一路进了医务所。

    再次安静下来的草地上甚至没有什么明显的血迹,2988放松身体看向那扇依然传出笑声的窗户。那些笨蛋们又怎么会知道,他们的快乐注定脆弱而短暂,在这个罪恶的地方,任何祥和的快乐都会带来尴尬与愤怒,只有毫不留情的践踏和伤害他人才是唯一的生存规则。这样想着的2988并没有意识到,他对自己一贯所做的事作出了一个全新的、绝对称不上赞赏的评价。

    2988继续静坐了很久,阅览室的聚会才因为午休快要结束而终止,帕特和洛儿微笑着跟其他人边说话边走出长长的走廊。门口的看守好像对洛儿说了什么,然后是帕特神色严肃的对洛儿交待了几句话。

    似乎是非常亲密的姿态,帕特的嘴唇紧贴着洛儿的耳朵,洛儿红了脸露出暧昧的笑容,对帕特点了点头就跟着那个看守走开了。

    2988不知不觉间握紧了双拳,身体也因为某种不良的情绪而变得略带紧张,看着无视他的帕特径直从身侧走过,他终于站起来跟在那个纤细的身影之后。

    “……你刚才,跟他说了什么?”

    帕特愕然转过身,扑面而来的压迫感使他不自觉皱起眉头,这种毫无逻辑的问句实在怪异,他动了动嘴唇却没有回答。

    “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家伙?他有什么值得你对他好的?根本象个小孩……不,根本象个女人,你看上他的就是这个?”

    “……”帕特顺着这些话想了一想,才明白2988嘴里的“那个家伙”是谁,不耐的表情转变为冰冷的直视,他只是低声扔下了两个字便再次转身。

    “无聊。”

    这两个听起来毫无起伏的音节就是帕特嘴唇里所发出的声音,也正是这两个字,让2988紧绷的身体一半燃烧起愤怒的火焰,而另一半沉入了晴空下无形的冰窖。

    明明想要追上去狠狠吻住那张冷淡到恶毒的嘴唇,双脚却因为寒冷僵硬的停在原地,2988眼睁睁看着帕特渐渐远离自己的视线,完全忘记了最开始叫住帕特的原因。杀意,慢慢从心底升腾起来,一张美丽而柔弱的面孔成了他新的猎物,已经觉悟到自己无法第三次对帕特下手的2988,只能选择毁灭帕特所在乎的。杀了那个家伙……帕特一定会很痛苦,也一定会憎恨吧,得不到帕特的笑容,就得到他的眼泪与报复。自己现在身受的刻骨疼痛,也要让帕特尝尝,是他让自己变成了这样,这是他应得的。

    至于那个小小的看守……也会痛苦吧,即使会再次掏出枪来威胁自己,也根本不值一提。只需要一个礼拜,也许是三天,最得心应手的朋友就会回到他的手里,那时他就可以真正离开了。在离开的那一天,他会把这里的一切做个了断,悲惨的被杀者、可怜的人质、罪恶的共犯……他仅仅用一分钟就作出了完美的策划,犹如从前的猎杀生涯里每一次成功的策划。到那个时候,他会给帕特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留下被杀,还是跟着他一起活下去,就算活下去的理由仅仅是憎恨,也无所谓了。

    邪恶又绝望的冥想中,他看到自己的猎物回到了阅览室的门口,微笑着的漂亮面孔是那么快乐而单纯。洛儿的手上又是一盆小小的、绿色的球状植物,不久之后,那卑微却顽强的生命再次被摆上敞开的窗台。

    这种东西应该也是违禁品,只不过在看守们睁一眼闭一眼的态度中得以存活,即便如此,它又能活上多久?只要被连根拔起就逃不开干枯而死的宿命。再顽强的生命,也躲不过上帝那只无处不在的手,而现在的2988,就是紧攒在这只手上的一把枪。

    沉浸在愉悦中的少年仍然一无所知的微笑着,那个被他原谅了的男人即将休假去结婚了。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告诉他这个消息,男人就赶着去办完交接手续,他发自内心的祝福只能借由这盆小小的植物传达。

    “你也算是一个好人,你一定会幸福的……你的妻子一定很漂亮,她还会对你很好……真羡慕呢,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等到那一天……呵呵,我一定能等到的。你跟父亲的关系也会好的,天底下没有不爱自己儿子的父亲吧?我的后父就对我很好,所以找不到亲爸爸也没关系了……虽然他死得早,但他永远活在我们一家人的心里……待会我就去告诉帕特,他也会为你高兴的,他是我第一个朋友,也是最好的朋友……我告诉他这个好消息,你不会介意的,是吗……”

    一个人叽叽喳喳说着话的洛儿把站在门口的两个年轻看守也逗出了笑容,他们探头进去粗声粗气的叫洛儿快点出来。过了开放时间,这里不应该有任何人在,破例让洛儿进去已经是违规了。忙着交接班的看守们急于回家享受自己的生活,待在这个地方对他们而言也只是不得不做的工作。有谁会喜欢整天与一群囚犯为伍,尤其是这种人满为患的大型监狱,曾经有过多次大规模暴动的血腥历史,几乎跟本国近些年的内政一样臭名昭著。

    打不完的内战、抓不完的罪犯,如果不是家里还有自己的妻子儿女,他们都不会主动穿上这身危险的制服。有些同僚经常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他们也不是不知道,但只要不危害自己,也就没什么关系。在某一点上,他们和这里的囚犯竟然惊人的相似:只要能确保自己安全的活下去,很多东西都可以忘却。活得越久,忘却的就越多;忘却的越多,也就活得更久。这个循环往复的过程中,表情渐渐麻痹,象今天被某个囚犯逗出了微笑也算相当大的破例。这种久违的轻松感更驱使他们想要快点回家,以至于粗心的忽略了某个从远处投来的、带着浓烈杀气的眼神。

    回到监房的2988仍然一个人待着,眼神也仍然牢牢锁在那两个窃窃私语的人身上。帕特的手臂搭着洛儿的肩膀,两人一直说着某个混蛋请假一周去结婚的话题,他们脸上所共有的、每一丝细微的笑意对2988而言都过于清晰。

    手悄悄伸进床单下面,指尖传来坚硬的触感。2988面向床里侧身躺着,把那包东西取出来打开,一厚叠新旧程度不同的纸币也有着各种不同的面额,他开始很慢的一张张细数。

    ……数目终于够了,入狱还不满一个月时他就知道了这种交易。用大笔现金可以换到任何想要的东西,某些年纪较大的看守很乐意赚这种在其他地方绝对捞不到的外快。搜刮了这么多违禁品和现金,终于有一个家伙敢于铤而走险,三分之一的订金已经给出,剩下的将在拿到东西以后付清。

    两把能在这个国家私下买到的性能最好的手枪和消声器,将会在几天以后的服役时间交货,地点是仓库公用厕所的某个做了特殊记号的水箱里。厕所的门将挂上“维修中”的牌子,他取货以后再顺手拿下去。本来就是管理公共设施维修的那个家伙做这种交易实在轻车熟路,如果没有意外,最多一个礼拜就能交货,届时他会迫使帕特成为他的共犯,这根本不是什么难题。

    那个去结婚的混蛋算是捡回了一条命,他的猎物少了一个,但人质不会变,还是那位可亲可敬的狱长。那些被激怒的家伙一定会在狱长面前告状,接着他会被请到狱长那里,然后他会以谦卑的方式答应狱长好好处理这件事,并急于表现的要求把两个主犯立刻押过来。在狱长面前亲自解决掉洛儿之后,他会在狱长满意和信任的眼神里掏出他的枪,旁边的几个小喽-也不成问题,他还会准备足够的子弹。最后,他会留给沉浸在愤怒与悲伤中的帕特两条路:要么放弃报复的机会,现在就被他杀死;要么留着那条命期待复仇,选择成为他的共犯,跟他一起秘密的挟持狱长以达到他们狂妄的目的。

    如果发生什么难以应付的情况,他便会尽可能多放出一些监房里的犯人,在大混乱中成功逃跑是他一向擅长的,会有何种后果他根本无需考虑,他只要他一个人的自由……不,也许是两个人,尽管以他对那个白痴的了解,这种希望并不是太大。

    如此处心积虑让一个人来憎恨自己,这种行为真的是不折不扣的变态,2988面对墙壁发出无声的苦笑,对计划的最终结果仍然没有笃定的把握。但即使是这样,他也没有想过放弃这个计划,为了那个二分之一的可能,他会用尽全力。

    不安和冲动都在疼痛之后渐渐沉淀,他在这几天里的思考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多。他甚至想起了久违的少年时代里,改变了他一生的那些事,他记忆中最为漫长、愤怒而疼痛的烙印。那时的他也几乎陷于疯狂,但也正是体验那些事情的过程里,他渐渐学会杀戮与忍耐之间微妙的中和关系。动与静、生与死,所有相反的两面也许都是这样的关系……就像那个该死的家伙,早在第一次动了杀机却不想下手时就应该知道,这个人对自己已经有了某种特殊意义,真是愚蠢……虽然到现在他还不愿分辨那种吸引到底是出于什么,但他确定自己对那个家伙所做过的一切都是愚蠢到极点的举动。

    做过的事情再也回不去了,他也没有闲暇进行虚伪的忏悔。终其一生,那个家伙都不可能心甘情愿的跟他走,这个清醒的体认跟盘旋在胸口的疼痛一样强烈,那么……就继续做完自己想做的事,被在意的家伙憎恨也算得到了起码的尊严。比起被痛恨一生,那种完全无视的漠然才是更痛楚的体认,把那双火焰般的眼神拉回到自己身上变成了他唯一的期待。

    沉默的2988面无表情的想着这些,夜色深沉的窗外布满无数颗星星。漫长的冥想中他全无睡意,任时间一格格走过却一直没有移动身体。熄灯几分钟之后,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他不用回头便知道那是谁。忍不住有点吃惊,他等待那个人自己开口,他当然不肯承认心底涌上了莫大的喜悦。

    “……我想跟你谈谈,你可以转过身吗?”

    “……你想要什么?”

    2988慢慢转过身,极力保持平稳的音调问向坐在他床头的帕特。

    “我相信……你真的可以出去,你有这个能力……我想求你一件事。”

    “……你想通了?”

    “我……算了,就当我没来过。”

    说完这句话就想起身离开,帕特显露在月光下的表情非常矛盾,仿佛充满渴求,又黯然得接近绝望,2988立刻抓住他的手拉向自己的怀抱。

    “我不会嘲笑你,我说过的话永远有效……只要你想,我就会带你走,帕特……没有你在旁边,我好像睡不着……”

    类似于情话的低喃之后,2988翻身把帕特重重压在了床上,落下的吻却轻柔如羽毛,完全是诱哄式的纠缠。帕特闭上眼发出微微的喘息,也并没有拒绝游弋在胸口的手指,被掀起的粗劣的布料下面,是一大片白皙又光滑的肌肤,随着挑逗的动作而渐渐绷紧,在每一次急促的呼吸间高低起伏。

    当几只灵活的手指猛然移到下腹,帕特低呼一声紧紧抓住了它们,睁开的眼睛里露出赤裸的情欲,沙哑的嗓音却带着几丝无奈。

    “……请你住手,如果你真的……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

    “……”2988恼怒的看着他,但他们都明白这句话确实很有效,只考虑了很短的时间,2988就颓然坐起身来:“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可以相信你真的变了吗?你能不能把每个人都当作人来对待?”

    帕特真诚而带着期待的眼神清澈如水,2988在这种被注视的眩晕中作出了略带虚弱感的回应:“我……我尽量吧。如果你想要我这样。”

    “那么……我可以是你的朋友。”

    “……”

    震惊、喜悦和相比之下更大的失落同时占领了2988的大脑,平静而柔和的微笑重新回到了帕特的脸上。正如刚刚入狱时曾经对他展现的一样,他以为再也不会得到的善意表情,象梦幻般突然回到了眼前,但与此相对的是……他只能获得一个“朋友”的位置,这对于他贪婪的需求实在不够。

    2988自嘲的笑了一下,双臂却用力抱住了帕特的身体:“那以后呢?你还能不能给我别的?例如……你可以是我的情人?我是说……真正的情人,你会象对着那张照片上的家伙那样对我笑吗?”

    “……不。我不可能爱上一个你这样的人,就算你没有对我做过……”

    帕特皱了皱眉,还是咬紧嘴唇移开了视线:“就算你没有做过那些事,也并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你明白吗?”

    2988凝视了眼前的面孔很久,才叹息着把自己的嘴凑近帕特的耳边:“我知道……你、在、说、谎!”

    颤抖着想要躲避的帕特仍然被那双如影随形的嘴唇不停追逐,2988也不停继续饱含诱惑意味的低语:“你看……你明明感觉得到……起码在床上……我们能相互吸引……你在渴望我……我也一样……我们来好好的做一次吧……”

    “……这只是性……你也明白……我没有说谎……”

    “帕特……你只是不肯原谅我,但你不能否认这个!”

    再次找准那张颤动的薄唇,2988深深吻了下去,舌尖缠绕的感觉如此甜蜜而火烫,心底被撩起的焦躁也缓缓沉入海底。最初的抗拒转眼间便软化下来,之后开始极浅的回应,在越来越黏腻的交缠之中,两个人都发出了粗重的喘息,连呼吸的空气都带上了彼此的味道。2988确信这绝对是种不可抗的巨大引力,沉醉其中的也绝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而已。

    选择在深夜时分主动走过来的帕特,一定在某种程度上接受了自己,只不过因为高傲的自尊才坚持不肯说出“原谅”这两个字。没有关系……只要能这样抱着怀里的身体,一辈子不被原谅也没关系,只要能让帕特心甘情愿的跟自己一起离开这里,然后一起生活下去,他可以马上更改那个计划的内容。

    “唔……”

    舌尖传来的剧痛把2988从美妙的遐想拉回现实之中,他不可置信的睁开了眼睛。近在咫尺的两片薄唇发出性感而悦耳的声音,所叙述的事实却实在称不上美妙。

    “……抱歉,我最多只能把你当成朋友。如果这一点让你接受不了,你大可以跟以前一样!”

    也许是因为愤怒,帕特的气息十分紊乱,说话的节奏也稍稍加快了:“我今天来找你,本来是想求你一件事……我想求你把洛儿带出去。他只是个孩子,他只有十六岁,他……”

    “……你说什么?”

    2988忍不住微微发抖的双手紧抓住帕特的衣领,慢慢的重复道:“你他XX的……在说什么?”

    “……果然是这样。我根本不该这么想……我不该相信你真的变了。你这种人……又怎么会真的……啊——”

    一记沉重的耳光打在帕特的脸上,成功截止了后面更过分的话。连2988自己也愣了一下,紧接着伸出手掌抚上帕特受伤的脸颊,但指尖刚一触到发烫的皮肤,就被帕特狠狠推开了。

    渐渐握紧双拳的2988仰起头深呼进一口空气,随后瞪视着帕特一动不动。这恐怖的静止仿佛延续了一个世纪之久,他终于以嘶哑的嗓音发出一声低吼:“……滚!”

    偏过头拒绝看向帕特离开的背影,2988就像最开始那样翻身面对墙壁,只是无论无何都不能阻止迅速蔓延到全身的剧烈颤抖,某种陌生的、滚烫的液体一瞬间涌出眼眶。

    在一片黑暗的掩盖下,他无声的耸动着肩膀,最后只能用双臂紧紧抱住自己的头。这个仅仅被几句话语就彻底颠覆了的夜晚,将会比以前的每一晚更要漫长。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