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第二天吃早餐时,2988只能喝下一点流质的食物,四周嗡嗡的议论声虽然听不清楚,但他可以肯定大多数人都在笑他。

    捏着餐勺的手指渐渐用力,他的目光直直盯住那个正在领取食物的身影。当然,那个家伙也比他好不到哪儿去,经过昨天的事情以后已经变成这里的名人,笨拙而怪异的走路姿势让很多人挤眉弄眼的调笑,甚至不止一次被人当面做出下流的手势。

    面对这种常人难以忍受的侮辱,2989一直保持着沉默,只是找了个单独的位子,手按着桌子慢慢往下坐。仅仅这种程度的动作,就让他满头大汗,身体尽量前倾也不能缓解多少疼痛,但最后他还是坐了下来。

    费力咀嚼着嘴里的东西,他告诉自己一定要吃完所有的食物,只有这样才可以恢复一点体力,不至于连走路都这么困难。他不想跟任何人说话,无论恶意或善意的,经过昨晚的报复,他已经有了被杀的预感,现在的他只想静静度过生命里最后的一点时光。只有他自己明白,他为什么会做出那种相当于自杀的行为,当稀有的珍贵回忆被他人破坏与污染,他实在无法再忍受下去。

    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尽量回味那段美好的记忆,距离现在不过是短短几个月,却已经远得隔了四面无法跨越的高墙。在他短暂的一生里,唯有那份快乐属于他自己,尽管比起反战游行和义务照顾那些被战争伤害的人们,那份快乐实在浅薄又自私。

    不想被人打扰的沉思中,仍然有了粗鲁的闯入者,2989不用抬起头,就知道那个人一定是满面杀气。

    2988坐到了他的对面,压抑住怒火紧盯着他,他感激上帝让2988连着几天都不能正常说话,这样即使是被杀时也能保持耳根清静。如果说他完全不怕死,那根本就是自欺欺人的慌话,只不过死亡的威胁早已在战火中持续太久,真的来临时反而可以麻木吧。

    久久没有看到他的恐惧,2988向他凑近了身体,伸出中指的动作实在粗野而可笑,他却不由自主全身僵硬。这个手势已经在他面前出现过很多次,但只有眼前的这个人能真正刺激到他,不……他再次纠正自己,这根本不是一个人,仅仅是一头曾经撕咬过他的怪兽,这么想的他觉得好过了一点,继续低下头吃早餐。

    他忽视的态度引来了怪异的回应,2988开始拼命往自己嘴里塞东西,咀嚼和吞咽的动作都十分艰难,盯着他的眼神却愈发愤怒。他茫然看了对方一眼,好半天才明白过来……2988以为被他嘲笑了嘴里的伤,因此才不甘示弱。

    如果是别人做出这种无聊到极点的举动,他一定会笑出声来,但面对着这头怪兽,他失去了所有正常的幽默感。于是……两个同样沉默的家伙不发一言,任由他人在旁边指指戳戳,不过,也没有任何人敢于加入这张桌子,宁可挤在一起都比惹来大麻烦要好的多。

    这个用餐的过程,犹如另一场战争,只不过战场上勇猛的斗士颇有几分像是在演独脚戏。2989吃完了自己的食物便慢慢站起来,准备撇下对面怒火冲天的怪兽,去找个可以暂时休息的地方。但只等他刚刚转过身,2988也跟着他站了起来,在某个刻意靠近的瞬间,伸出手袭击了他的臀部。

    一声暧昧的轻响使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甚至连当值的看守也忍不住抿起了嘴角。2989紧咬住自己的下唇,就这么僵立在当地,最终还是没有回头,向着门口走了过去。即使四周放肆的笑声和口哨声就像一条鞭子,他也尽力挺直了身体,苍白与伤痕交杂的面孔看不出一丝表情。

    只要不是进了医务所,所有人都必须服役,极力支撑的2989最后还是晕倒了。身为监工的2988没有把他送去治疗,而是明目张胆的把他拖进了休息室。过了不到十分钟,他就在饱含色情的抚摸中苏醒,那个混帐把他剥得一丝不挂,企图以灵活的手指唤起他的性欲。

    不可否认的是,他确实开始喘息,已经很久没有兴奋过的年轻身体迅速有了反应。以衰弱的体力承受这种刺激实在不堪负荷,而实际上他从昨晚就一直在发烧。异常的红晕浮现在耳朵和脸颊上,很容易被人认为是兴奋,微弱的挣扎被粗野的制止,火烫的体温也被误解为高潮来临前的讯号。

    他模糊的重复了几声“住手”,之后的事就记不清楚了,再次醒来的地点是一张白色的床,干净的衣服也穿在了身上。他惊讶于自己竟会来到这里,但还是默默接受了仍然活着的事实,也许比起直接杀了他,那头怪兽已经找到了更变态的娱乐,他没有能力改变自己的处境,就只能平静的忍受一切。

    治疗持续了一个星期左右,他离开的那一天遇上了回来拆线的2988。两人的对视没有被走廊上的看守发现任何异常之处,恢复了功能的舌头却在擦肩的一刻扔下猥亵的话:“乖乖回去等着,我今晚要好好疼你。”

    2988以一个帝王的姿态回到监房,犯人们献上的烟酒和现金都已经放在他的床上。无论是得到什么违禁品,对于他所处的位置来说都不成为困难,只要保持良好的体能就能一直强大下去。即使发生了某件糗事,他的拳头也能制止嘲笑的声音,别的区他不知道,起码这个区的二十间监房里没有任何人能赢过他,这一点他已经亲自验证过很多次,频频胜利的结果是他站稳了龙头老大的地位。对于离开这里的计划,他也并没有放下,无论在多少猩猩里做一个王者也比不上做一个自由的有钱人。在临近离开的时候,他会亲手了结那个白痴的命,这对于那个家伙来讲或许是种仁慈也说不定。与其把那家伙留在这个鬼地方被一群脏东西糟蹋,不如由他亲自动手解决,等将来在地狱里再见的时候,彼此再狠狠的亲热一番。

    想到那个热情火辣的场面,他扬起眉愉快的微笑,眼神斜斜扫向2989的床位,却发现那家伙也在微笑。

    2989趴在窄小的上铺,表情认真的看着一张纸……不,应该是一封信,眉宇间的笑意蔓延到整张脸,比起刚入狱时对他展示的笑容要灿烂得多。但不过短短几分钟以后,那耀眼的笑容便渐渐黯淡,嘴角仍然保持着微笑的轮廓,可那种笑看起来简直就像在哭。

    2988对此非常好奇,对身边的人一个示意,2989就被拉下了床铺。一起送到他面前来的还有那封信,他饶有兴趣的让人念出上面的内容。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2989对这种并不算过分的欺负竟反抗得异常激烈,当手上紧紧攒住的那张照片也被人抢走时,2989几乎愤怒得全身发抖。

    被粗暴柔捏而变得皱巴巴的照片上,是两个年轻男人的合影,其中有一个是2989,被另一个家伙挽着肩膀笑得温柔又羞涩。2988不发一言的审视着这张照片,上面显示的日期仅仅是两个多月之前,两张英俊而快乐的面孔是那样生动,仿佛生活在一个无比美好的世界。

    “还给我!把它还给我……”

    2988拼命抢夺的姿势被混乱的推攘一一制止,囚犯们以玩乐的态度嘻嘻哈哈的念着那封信上的字句:“亲爱的帕特……我非常想你……但这个国家实在是太可怕了……请相信我真的爱你……哈哈哈……我永远都记得第一次看到你的感觉……我们一起去过的地方……我们一起所做的事……在机场里……我难过的哭了……我无法忘记你甜蜜的吻……哈哈哈……现在我已经回国……可我还是每天都会想起你……请你照顾好自己……对不起……吻你……永远爱你的……xx”

    2988没有花功夫记住那个毫不起眼的名字,他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那些肉麻兮兮但又可笑之极的台词上,半跪在地上的2989面色惨白的颤抖着双肩,他毫不费力捏住2989的下巴递近了那张照片:“你这个卑鄙的同性恋者……原来,你早就是别人的女人了!”

    “……还给我……还给我……”2989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话,还伸出双臂企图在他手上抢过照片,茫然的眼神里已经不再有愤怒,只剩一小簇尚未燃尽的星火。

    “把信给我。”2988毫不费力的推开了纠缠他的手臂,向手上拿着信的囚犯发出指令,信件和照片重叠在一起,贴近了2989的脸,随后却被冷酷的手掌一分为二。

    轻轻的撕裂声近在耳际,2989睁大着眼睛没什么反应,直到那堆纸屑像雪片般飞落在眼前时,2989才疯狂的大叫起来。

    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连2988也不例外。那种叫声实在过于凄历,声量也大得刺痛了耳膜。为免把外面的看守招来,他立刻就紧紧捂住了那个白痴的嘴,但那个家伙突然间变得力气很大,几个人一起动手才控制得住。

    挣扎得精疲力竭的2989被牢牢绑在了他的床上,嘴里也早就堵上了毛巾,持续了一阵咿咿呜呜的声音,最终完全静止下来。2988赶走了别的人,躺上床的同时感受到身侧轻微的震动,他稍稍犹豫了一下,就从背后抱住那个还在颤抖的身体。

    熄灯之后的监房里也算安宁,2988却无法入睡,手掌不由自主抚摸上身边人的脸,一大片濡湿的液体温暖了他的手心。那个白痴在哭,但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赤裸裸的痛苦以这种沉默的方式呈现,他泄愤般再次收紧了双臂。被禁锢在他怀里的人几乎不能呼吸,他着迷的倾听那紊乱的起伏,置身于漫无边际的黑暗里,他锋利的牙齿轻咬住对方的耳朵:“……你是我的。”

    自从那一晚以后,2988明显的发觉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2989比以前更加沉默,也不再理会来自任何人的调笑与挑衅,甚至包括他。那如同火焰般闪亮的眼神再没有出现在2989棕色的双眸里,柔和的微笑也一样消失得彻彻底底。连着整整三天,2989几乎没有开口讲出一个字,即使被抚摸或进入的时候会发出喘息的声音,但充其量也就是这些。没有愤怒、没有抗拒,比车间里的机器更便于使用,而其他例如吃饭、洗澡、工作、休息的时刻,2989总是一个人安静的发呆。

    自由活动的时候,2989还是一直坐在绿色的树荫下,脸上没有一丝表情,远远遥望远方的天空。如果有人上去骚扰,2989也一概不理,即使被辱骂推攘,最多让出那个地方。2988清楚的看到过好几次,2989被陌生的家伙在身上乱摸,就算是这种情况,2989也毫不介意。喝止这种行为的人反而是2988,他怀疑2989是不是疯了,但看着2989有条不紊的动作,他知道自己判断错误。

    也许……已经可以解决了,这种家伙的命留着也没什么用,当他在空旷的洗浴间里再次发泄完欲望,才发现性也已经变得索然无味。身下的躯体年轻而健康,手指慢慢沿着优美的线条一路往上,到达脖颈的时候用力合拢,这明显的谋杀居然没有遭到任何抵抗。

    “……妈的。”2988最后还是松开了手,他没有心情杀死一个心不在焉的家伙,闭着眼喘息的2989发出几声咳嗽的声音,他因为某种莫名的冲动再次扑了上去。

    “说话!你他XX的给我说话!”一个又一个耳光打下去,水雾中增添了浓厚的血腥气,2989发出了低声的痛呼,颤动的嘴唇还是没有说出完整的字句。

    “……你……”

    “说啊!你他妈到底在想什么?”

    “……”

    看着神情恍惚的2989,他用自己的牙齿撬开了那张紧闭的嘴,遭到反抗的瞬间他竟然欣喜,刚刚还在进行谋杀的手指变成实施强吻的辅助工具。

    脸颊被狠狠捏住,2989不得不承受吞噬般的狂吻,交缠的舌尖无处退避,熄灭的愤怒之火却渐渐重燃。这个地方……是自己唯一的圣地,只有亲人、朋友和情人才碰触过,对于只会掠夺和征服的野兽而言,这个地方却只是泄欲的一部分……

    “……混……蛋……”挣扎着移开头部的间隙,2989终于说出了这两个字,但很快就被再一波的侵袭占据了口腔。

    “唔……”发出低吼的2988倒在了一旁,被攻击的下体传来难以形容的疼痛,过了一小会,他才能缩着腰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偷袭他的凶手早就不见踪影了。

    “唔……妈的……混帐……白痴……”痛苦的咒骂不断从齿缝间泄露出来,2988以异常可笑的姿势慢慢向外行走,艰难的移动了几步之后,他突然停住脚喃喃自语:“……混蛋?他刚才……骂我混蛋?”

    ……一个胜利的微笑浮现在东方人汗水涔涔的脸上,宛如出征多日却徒劳无功的将领终于打赢了一场关键的仗。

    那种尴尬的疼痛持续了好几个小时,整个下午他都躺在休息室的沙发上盯着外面工作的犯人们。他承认……主要是盯着那个弄伤他的家伙,尽管看那个家伙若无其事的继续工作简直是种自虐的行为。

    不断蔓延的怒气和兴奋混杂成一股微妙的情绪,类似于性唤起时极力忍耐又期待冲刺的快感,就这么看着那个动作协调的身影,他还在疼痛的部位竟该死的有了反应。这真是一个要命的下午,他不得不移开目光思考比较严肃的事情,比如到时候最好买哪种枪……出去以后再买那种自己最喜欢的雪茄……将来的卧室里一定要放一张超豪华的大床……

    “噢……上帝……”他难得的叫出了主的名字,曲起双臂紧紧抱住自己的脑袋。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了,无论想到什么,思维都会窜回那条淫亵的路上,他绝不承认有女人的情况下他会这么饥渴……所以,他总结出如下的几句话:

    这个见鬼的地方!该死的、找不到半个女人的、让所有的男人都变成了同性恋的地方!

    骂完这些话以后,他觉得舒服多了,因此心安理得继续品尝那种怪异的疼痛。直到当晚,他的身体状况才好了一点,把那个满面伤痕的家伙再次拖上自己的床。

    事实上他应该倒足胃口,2989布满青肿的脸实在很难看,但重新回到那双棕色眼睛里的愤怒之火也点燃了他的兴趣,那双学会了骂人的嘴更让他情欲高涨。

    愉快的纠缠没有延续太久,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情打扰了他们。这间房增添了一个别处调来的犯人——那个已经在私下谈判里被订下一双眼睛的男孩。

    他冷冷的看着这个大麻烦,正在考虑到底应该怎么处置,2989就当着他的面跟那个男孩抱在了一起,甚至敢于相互露出微笑。

    “滚开!”

    他粗鲁的推开那个男孩,紧紧抓住2989的手腕:“听着,不准招惹他!你不是不知道……”

    “放开我。”

    如此冷淡的语调让他陡然暴怒,男孩立刻躲在2989背后的样子也十分碍眼。

    “……妈的,他是你的女人?”

    一阵混乱的哄笑响彻了整间监房,2989厌恶的看了他一眼才以更加冷淡的话语回击:“他是我的朋友。”

    “你这白痴……他只是个谁都能上的贱货!你不是见过吗?如果你还不相信的话,这里的每个人都可以秀给你看!”

    得到这样明显的暗示,犯人们纷纷围了过来,在医务所里修养了十几天的男孩无疑是个美丽的诱惑,足以让这里任何一个人都兴致高昂,即使在整间监狱里,这么漂亮的少年犯都是很珍贵的货物,在没有用来交换违禁品之前先满足内部需求当然是不成文的规矩。

    男孩苍白着小脸睁大了眼睛,抓住2989衣袖的手指开始剧烈颤抖,2988非常满意的看着这一幕,对2989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他只是个弱者,应该服从这里的规矩,你根本不必要为他做什么……”

    “我愿意代替他。”

    2989平静的直视着他说出了这句话,他不可置信的眼神只换来淡淡的重复:“我愿意代替他,如果你们真的这么需要。他还只是个孩子,我请求你们放过他。至于你……”2989稍稍停顿了一下,嘴角浮现出轻蔑的冷笑:“你自己也知道,你不是什么英雄,你所说的弱者,正是你自己,你所做的事情全都是为了保护自己,你服从于比你更强大的罪恶而甘愿做一条走狗,你……”

    一句接一句的清脆话语把2988气得浑身发抖,终于在眼前的那张脸上重重的打了一个耳光:“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不……我不会杀你,我会狠狠的干你!还要让这里所有的人干你!”

    “你只敢欺负小孩,你根本就是个懦夫,你……”

    又是一记耳光打下去,2988已经完全失去了他向来引以为傲的自制力:“你以为你是什么?英雄?耶稣?我会让那个小贱货好好看着你怎么被干得死去活来……你们滚开!”

    站在近处的犯人都被他眼里的杀气吓得四处散开,只有所谓的“心腹”们抓住了那个挣扎着的男孩并捂住了那张正在尖叫的小嘴,被2988揪住头发在床架上狠撞的2988只不过几下就失去了力气,慢慢软倒的身体也被强行拉起来捆绑在已经染上了鲜血的床架上。

    猛烈的撞击使床架发出相当大的响声,2988还在不断质问身前毫无反应的叛逆者:“妈的……继续说啊……我是什么?你这个……傲慢的猪……说啊……不准装死……”

    “头儿……有人过来了!”

    “头儿……看守……”

    “都给我闭嘴!”

    2988的高声咆哮使所有人都不敢再开口,闻声而来的看守被这野蛮的一幕惊呆了。

    听到隐约的争吵声,关心着男孩的看守自告奋勇过来查看情况,却完全没有想到竟会是这么一个状况。颤抖着手打开铁门,年轻的看守迅速掏出了自己的枪:“……住、住手!”

    面对被枪指住脑袋的威胁,2988仍然没有终止暴行,摆脱了钳制的男孩终于能大声哭叫着拉住看守的衣角:“救救他!求你救他!他快死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