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给予2988特权的不止同房的犯人,他在生产区的服役也变得格外轻松起来。几百人辛苦工作的大车间里,他什么都不用干,还拥有了自己的休息室,这个监工的活儿实在不错。作为对狱长礼遇的回报,他开始与其他监房的头儿和平共处,各自管好自己房里的人,维护看守们能力所及之外的另一种秩序。

    从休息室的窗户里看出去,忙碌工作着的囚犯们都很守规矩。面色苍白的青年混在一大群人当中也十分醒目,尽管一直保持着站立的姿势,两条腿却微微发抖。已经好几天了,这个没用的家伙还是很虚弱,跟那个晚上所呈现出来的强悍完全不同。

    那一晚的2989只经过短暂的昏迷就很快苏醒了,面对他冷酷的眼神只回馈了毫不掩饰的厌恶。他掐住青年优美的脖子,并在那丰润的耳朵旁边低声说出饱含羞辱的威胁,而向来多话的2989对他的回应却是沉默的怒视。不过,那双火焰般的眼睛里也隐隐投射出屈辱与无助,这细微的变化让他稍感烦躁。

    “如果你乖乖听话,我可以让你多活几天……我不会让别人碰你,你也给我好好的保持干净,要是被别人搞出什么病来,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好了,现在给我滚回你的床上,你把我的床单弄脏了,妈的……”

    默默穿上衣服回到自己床上的2989一直没有再开口,得到了特权也得到了“女人”的2988对这一切都还算满意,那个愚蠢的白痴应该庆幸自己拥有一双能撩起男人性欲的眼睛,只不过献出身体就能安全的生存下去。毫无疑问,这个交易已经违背了2988以往的处世之道,但他并未冷静的意识到这一点。

    无所事事的观察了一阵,2988去仓库巡查,门口的几个看守正在笑嘻嘻的聊天,还对他抬手打了招呼。他嘲讽的抿了抿嘴角,这真是种难得的和平,甚至还有个年轻的看守对他使了意味不明的眼色,他保持着疑惑走进仓库。

    堆积如山的包装箱把仓库的空间占去大半,双眼所见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事物,他摇摇头便准备找个安静的角落躺下。车间里嘈杂的环境连打个盹也不行,这个仓库才是最适合休息的地方。但刚找好地方坐下来,模糊的人声就钻进了耳膜,他皱着眉走向一堆包装箱后面,有些眼熟的画面让他睡意全无。

    他一眼就认出那个在洗浴间里曾经见过的男孩,正在发生的事情也和上次一样。不同的只是这次的加害者中有一个身穿制服的家伙,配枪和衣裤都保持整齐,仅仅拉开裤链露出胯间庞大的凶器。在男孩嘴里抽插的感觉一定很不错,看守的手掌紧抓住男孩后脑的头发以控制节奏,几个囚犯也并没有闲着,正用各自喜欢的方式蹂躏那幅犹如未发育完全的小女孩的身体。

    真是见鬼……2988不耐的看着眼前的场面。男孩在几乎窒息的折磨中发出断断续续的抽泣声,却在仰起头的瞬间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旁观者。

    男孩红肿的双眼闪过一丝羞愧,2988只回以一个傲慢的冷笑便准备离开,在他转过身的同时,仓库门口传来有推车进入的声音,运货过来的人似乎迟疑的停住了脚步,之后就迅速向这方移近。

    “……你们在做什么!住手!”

    因愤怒而颤抖的声音惊醒了每一个犯罪者,2988挑衅的看着这个冒失的家伙,从他身侧飞速跑过去的2989只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他一眼,其中是满满的憎恶与蔑视。

    愚蠢的闯入者很快就被制服了,而且连嘴都被堵得严严实实,被迫跪下来承受殴打的滋味应该并不太好,从激烈挣扎的手脚上就可以看出。

    2988面无表情的欣赏了一小段才走过去捉住了某个囚犯的手:“够了,他是我的人。”

    年轻气盛的看守当场拔出了自己的枪:“给我闭嘴!这里不需要多管闲事的狗!”

    “是吗?”2988残忍的微笑了一下,用自己的胸膛堵住了枪口:“你杀过几个人?我到这里来的原因就是杀了一个像你这样的家伙,你敢为他报仇吗?”

    本能的恐惧紧紧揪住了心脏,面对一个这样的疯子让看守发抖的手几乎握不住枪,2988以优雅的动作抢过了他最熟悉不过的武器,转眼间就把它顶在了看守的额头上:“你的同伴就在外面,你可以叫他们来救你……如果来得及的话。”

    “……你、你想干什么?”

    “让我想想……”2988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似乎对某件事兴致勃勃:“2989,过来上他,让这个家伙尝尝你的味道。”

    “不……你这个疯子!”可怜的看守双腿发软的看着2988,嘴里虽然在咒骂,声音里却流露出祈求:“你要是敢……我一定、一定……”

    未完的话被一记重拳截止,看守只好乖乖闭上了自己的嘴,过度的羞窘与恐惧使他满面通红、全身发抖,额头上也开始不断渗出冷汗。旁观的囚犯们露出古怪的笑容,都对这即将发生的罪行充满期待。

    “我拒绝……走开,你挡住我们了。”

    摇摇晃晃从地上爬起来的青年只顾为那个被折磨得很惨的男孩穿上衣服,还不断给予低声安抚,经过2988面前时才因为被挡住去路而看了他一眼,表情里一点也看不出对他的行为有多感激。

    “没胆的家伙……你以为他会愿意被别人知道这种事?只管来吧,我保证他不敢报复。”

    “让开!”青年愤怒的声调变得高亢:“你跟他们有什么区别?不……你比他们更恶心!如果你现在不杀我,就让我们过去,我不想再多跟你讲任何一句话!”

    “你!”2988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白痴,惊讶与迷惑甚至盖过了暴怒,那双美丽的眼睛隔得如此之近,其中闪耀的全是唾弃与鄙视。这个认知竟让他感到微微的沮丧,以至于一时之间失去反应,眼睁睁的看着那两个身影慢慢离开……妈的!他心烦意乱的转过身,表情却分外的冷酷和残忍,看看那个还在发抖的看守,把手上的枪随意扔给了一个囚犯:“听着,他是你们的了!好好享受吧。”

    回到车间的2988发现那个惹自己生气的家伙居然还能正常工作,只不过动作上变得相当迟缓。一到午休时间,2989就跟那个贱货坐在一起,如果不是脸上有明显的淤青,两张相互微笑着的面孔实在看不出身上的伤,但2988很清楚的知道那两个家伙目前的身体状况都不算太健康,只要随便什么人再给他们加上个几拳几脚,说不定就能要他们的命。

    到了集体沐浴的时候,那两个家伙仍然在一起,2988冷眼看着他们的笑容,恨不得亲手打烂那两张漂亮的脸。该死的愚蠢……离开同房的人,还跑到角落里,门外的看守根本不会管沐浴间里发生的小事。事实证明2988的想法并不是多余,不出五分钟就有人过去摸那个男孩的屁股,2989的反应简直比猪还蠢,不仅没有走开,还做出了挑衅的推攘动作。

    接下来是昭然若揭的结果——他们又被教训了,没有任何自保能力而敢于挑衅他人的家伙完完全全就是白痴,对方只有三个人,他们却被整得很惨,看着那些脏手在那幅纤瘦的身体上乱摸实在让他恶心又憎恶。当然,2989那个白痴一直都反抗得很厉害,就像那天反抗他一样,最可笑的是2989还妄想保护那个更没用的贱货,以至于频频被抓住他的人猛打耳光。

    旁观到这个地步,2988终于慢慢走了过去,无论怎样,他说过那个白痴是他的人,还没有被他驯服就先落进别人的手里可不怎么划算,但还没有来得及出手,他就看到了奇怪的场面——那个只会哭哭泣泣的男孩居然抓伤了人。

    不是普通的抓伤,那个男孩也许已经被揍得神志不清,居然用不知从何而来的怪力把自己的一根手指插进了某个人的眼睛。整个洗浴间都因为那个人剧烈的惨叫而暂时安静下来。极为短暂的静止之后是一阵混乱的嘈杂,2988只好趁看守们冲进来之前把那个白痴拖到自己身边。

    “妈的,你想死?”

    “……洛儿,你怎么样了?”

    看着完全无视于自己而只顾乱叫的家伙,2988的愤怒和羞恼简直达到极点,眼看看守们已经进入这里,他顺手一拳打在身边人的小腹上,瞬间软倒的2989只能靠着他的身体满头冷汗的闭上了嘴。

    ***

    两个重伤的犯人被看守拖走,其他闹事者也被安排到他们该去的地方,唯一逍遥法外的2989躺在2988的怀里怒视着他,更头大的是这件事不会就此结束。

    谈判在一片水雾中举行,2988不动声色听着对方所开的条件。

    “这个家伙是你的,你自己处理。至于那个小贱货,他伤了我的人,我要他一双眼睛。”

    “好,我同意。”

    对于这种能够轻易决定他人生死的私下谈判,倒在一边的2989激动得浑身颤抖:“……你们有什么权利伤害他?他只是自卫而已!你们……”

    一个猛烈的耳光打在他的脸上,2988揪住他的头发面对他惨不忍睹的脸:“你没有资格开口说话,我要让你记住——在这里你只是个女人!”

    闪着寒光与杀意的眼神让2989有了极为不妙的直觉,他甚至想到会被杀。身体被强硬的力量摁在地上,嘴里也堵上了湿毛巾,当他闭上眼准备接受死亡的时候,双腿却被粗暴的分开。到了这一刻,他才开始拼命挣扎,身后凶猛的插入却不容许他动弹半分。被温水冲洗过的身体保持着湿润和弹性,他再怎么紧绷也不能阻止暴行的持续,一寸寸深入体内的凶器令他无法呼吸,耳边残忍的话语却无比清楚:“记住,你只是个女人。不准再插手男人的事!”

    在这种原始而野蛮的刑罚中,他根本做不了任何事,他明白这种行为的目的仅仅是羞辱与惩罚,但还是无法将之与一般的殴打等同起来。一个被当众强奸的男人……这就是他此时的身份,实施这项酷刑的禽兽还刻意托起他的头部,从而迫使他的脸暴露在所有人之前。

    被侵犯的疼痛很快就变成麻木,真正的痛苦来自于内心不可磨灭的耻辱,他甚至庆幸被毛巾塞住了嘴而无法喊叫,也庆幸自己紧闭的眼睛没有渗出眼泪。这并不算什么,忍耐过贫穷、饥饿与战争的自己,连这种程度的痛苦也忍受不了吗?比起亲眼目睹亲人和朋友们像蚂蚁般死去,这种事情根本算不上什么痛苦,把它仅仅看作身体的伤害就够了,想着这些的他逐渐平静下来。

    仅剩的意识全用来回想生活里曾经闪亮过的心情,时间停滞在幼年与亲人共度的美好时光。当他被同房的犯人拖回监房时,差不多已经站不起来了,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仍然在记忆里微笑,他固执而愚蠢的理想绝不会如此简单的消失。

    为他穿上衣服并一直把他送到床上的人是那个几天前被欺负过的大汉,他低声说出的“谢谢”让大汉露出了羞愧的神色。

    “你帮过我,但我没有帮助你……对不起。”

    耳边响起这句饱含歉意的话,他勉强以善意的笑容回报了这个善良而软弱的人。起码……这个地方还没有彻底变成屠场,能够真心真意说出“对不起”的人仍然是一个真正的人。

    不久之后,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慢慢回复知觉,他静静趴卧在床上咬紧了自己的牙关,全身各处的疼痛越来越清晰难熬。

    而此时的医务所里,早已习惯疼痛与受伤的男孩已经陷入沉睡,一个高大的身影在门口站了很久,才慢慢走进他的房间。尽管脸上有着数处伤痕,但并不影响他恬静的睡姿,紧闭着双眼的男孩在睡梦里微微撅起唇角,宛如一个熟睡的婴儿发出轻浅的呼吸声。

    站在男孩床前的人脸上同样有不少淤青,制服下的身体更是伤痕累累,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到这里来,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干什么。他只是沉默的看着眼前这个被他伤害过无数次的男孩,伸出自己的手抚上男孩纤细的手腕。一直以为……那根本不算一种伤害,顶多只是个无伤大雅的娱乐,这男孩是一个美丽的玩具,让他饱尝刻板生活之外的别样愉快。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自己错的有多离谱,从未遭受过挫折的自己终于尝到了痛苦的滋味,身处于弱者的位置时,根本不能做任何事,在那个施暴的过程中自己已经不被当作一个人。他记得自己的乞求和哭泣,并不比眼前这个男孩勇敢,但没有人可怜他饶恕他,就跟自己曾经对这个男孩所做的事情一样。

    双腿仿佛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他握着那只冰冷的手腕慢慢跪倒,啜泣般的道歉飘散在窄小的病房里,颤抖的声音是来自魔鬼的忏悔。

    “……对不起……对不起……请你……原谅我……对你做过的事……对不起……”

    “……”睡梦中的男孩被手上的压力所惊醒,看到他的一瞬间流露出恐惧的眼神:“……不……你想干什么……”

    “别害怕,我不会再伤害你……我只是……求你原谅我。”

    男孩的眼神仍然惊恐,并以微弱的力量挣扎了起来,他不得不放开自己的手,沮丧而痛苦的站在一边:“……我真的不会做什么,不要怕我……”

    “我……”男孩疑惑的看着他,嗓音还带着疲惫的嘶哑:“……我想喝水。”

    “嗯。”他连忙倒了热水,扶起男孩靠在枕头上,那发抖的手腕抓不紧杯子,他立刻接过来喂男孩喝下。在他细心而温柔的动作里,男孩缓缓放松了身体,甚至喝完水以后还不忘记对他说了声“谢谢”。

    他对这句道谢简直无地自容,只好把柔弱的男孩轻轻抱在怀里:“对不起……你想要什么吗?无论你要什么,我都会帮你的。”

    “……”男孩犹豫了一会儿,低声说出了自己的愿望:“我想……调到帕特,就是2989的那间监房,你能帮我吗?”

    “我会尽力去做。”

    简短的承诺之后,他第一次看见男孩欣喜的微笑,那么的羞涩与天真,他忍不住吻了吻男孩的脸颊。仅仅是一个这样的动作,男孩就害怕得缩紧了身体,他苦笑着放开男孩,又说了一次“对不起。”

    男孩紧盯着他的面部,在他歉疚的表情里再次放松,一张小脸也染上微微的红色:“……没有关系,是我想错了。”

    “你……你叫什么名字?因为什么进来的?”

    “我的全名是……克洛尔·司隆,认识我的人都叫我洛儿……他们说我杀了客人,我没有!我跟他去了宾馆……后来去洗澡,从浴室里一出来就看到他躺在床上不动了。床上到处都是血,但我真的不知道是谁干的,我很害怕,就想逃跑,可刚一跑出门,警察就来了……他们打我……想让我快点认罪……我……”

    因回忆而再次流泪的男孩喃喃重复:“我没有,我没有杀人,我真的没有……”

    “好了……我相信你没有,别哭了,睡吧……”

    轻声的安慰不断延续,男孩满是泪痕的脸渐渐回复平静,在曾经伤害过他的人的臂弯中,他回到了无忧的梦境,抱着他的男人却深深咬紧了自己的嘴唇。这是个什么世界,跟自己以前听到看到的完全不同的世界,也许只因为位置的对调,这个世界就一瞬间颠倒。

    监房里同样的深夜,是另一个颠倒的世界,朦胧的月色穿过铁窗投射在墙上,令人产生柔和的错觉。一片虚假的宁静中,某个沙哑的嗓音轻哼出一段旋律,低徊婉转的前奏之后,渐渐转为悲怆与激越。

    凡是本国人都熟悉的旋律,将这个夜渲染上几分烦躁,此起彼伏的小声咒骂不能阻止这个哼唱的声音,有几个人终于忍耐不住而起身下床。

    “闭嘴!你这个贱货!不准唱!”

    “你是什么东西,闭上你的狗嘴!别唱了,再唱的话我就杀了你!”

    作为他们的头儿,2988并不觉得这首歌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只是那个哼唱的声音引起了他的兴趣,不错嘛……还有唱歌的力气,看来那个家伙还没有得到足够的教训。

    2988猛然坐起了身,让人把2989拖到自己的床前,因为粗鲁的被迫移动而满面冷汗的青年看起来异常狼狈。

    “你心情不错嘛?是不是爽得不够,还想再来一次?”

    本该猥亵的内容配以冷酷的语调,2989知道这仅仅是威胁与羞辱,但只要与那双残暴的黑眼睛相对而视,他就无法不回想起被彻底贯穿的恐惧。他不容许自己露出软弱的表情,所以只能沉默的闭上眼睛。面对这头亢奋的野兽,他拒绝给予任何回应,但这种沉默也被视作另一种挑衅。

    “记住,你只是我的女人,我对你说任何话的时候,你都要回答。”

    连2988也察觉到自己已经不太正常,无论怎么逗弄这个家伙都能让他热血沸腾,他紧紧盯着那张表情淡漠的脸,还想再看一次那火焰般跳跃的眼神。回想起征服这具身体的快感,他粗声赶走了床边看热闹的犯人。2989因为他声音的变化而惊讶的睁开了眼,才发现他的表情突然变做纯粹的性欲。

    被推倒在床上的身体忍不住微微颤栗,这一点也让施暴者倍添兴奋,他刻意放慢抚摸的动作,感受手指下每一寸温热脉动。2989没有像以前那样激烈的挣扎,反而撇开了头部毫无抵抗,他俯下身追逐那急促的呼吸,灵蛇般狡猾的舌钻进正对着唇边的耳廓。濡湿而色情的声音让身下的躯体更加僵硬,他以不再带有敌意的、类似于调情的口吻低声说出这句话:“我会慢慢的让你知道,我是个多么强的男人……”

    “……你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

    平缓的语音打破了他愉快的心情,他狠狠抓住对方的下巴转过来面对自己,虽然身体还在发抖,但2989睁大的双眼中看不到惊恐,仅有的不过是疲惫与蔑视,就像一个屋主看着门前那堆总也扫不完的垃圾。

    “……”2988劈面就是一个耳光,紧接着却扑上去压下了自己的嘴唇,接近于疯狂的噬咬混杂在蛮横有力的爱抚当中,他生平第一次吻了一个男人。

    舌尖上是湿热而柔顺的触感,似乎没有任何抵抗,渐渐紊乱的冲动里,他开始认真的吮吸和挑逗。强悍的纠缠了一会儿,他感觉到生涩的回应,一股狂喜让头脑眩晕,他放任自己刺入得更深。

    迷醉于深吻中的他,并没有注意怀中紧绷的身体,恶心与愤怒重新回到了那双眼睛里,甚至还增添了强烈的憎恨。

    淫靡而亲密的喘息中,他的舌头突然一麻,某种液体瞬间涌出,之后是一阵要命的剧痛。只发出一声闷哼,他用力推开了交缠的对象,捂住嘴的指缝间还在不断流出鲜血,懊恼和后悔都不再有用。

    在这个措手不及的深夜,2988只能招来看守把自己送进医务所,受创不轻的舌头上缝了八针,每一针都像是对他的嘲讽。可想而知,连睡觉都会掉下床的男人会成为怎样的笑柄,他脸色阴沉的想象着他人的评价,第二次在心里发誓:一、定、要、杀、掉、那、个、愚、蠢、的、家、伙!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