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入狱后的第十二天,2988才算稍稍了解了一下他将要生活很久的地方。每一天被刺耳的起床铃惊醒以后,都要在看守们的监视下集体离开监房前往生产区服役。

    他们所住的监舍区分为五个较大的部分,三千多名囚犯被平均的分配在这五个区里。每个区容纳了六百人左右,总共才二十个监房,每晚睡觉的地方都已经非常狭窄,整个区公用的洗浴间和餐室就更加拥挤,图书室当然也是公用的,提供一些旧书和频道极少的电视节目,除了有什么盛大体育赛事会被转播的日子,那儿的人并不太多。

    囚犯们最喜欢的地方是公用的活动区,其实它只不过是一大片绿色的草地,尽管没有什么好的设施,但他们可以在这里踢球、休息、闲聊,还可以呼吸从远处飘来的自由的空气。

    他们生活里唯一的绿色只能在这儿享受,就连看守们也是在这里当值时最懒散温和,即使犯人们大声喧哗或偶尔动手也并不多管,除非实在乱得看不下去。

    2988不置可否的听着这些介绍,身边多话的青年终于闭嘴望向高墙外面。坐在树荫下任身体被微风包围,被阻隔在高墙之外的过去仿佛是那么近。

    “帕特·科夫特……我的名字,你可以叫我帕特……你呢?”

    正当2988为身边突如其来的安静而回头,2989就微笑着说出了这句话,2988微微的沉默了一下,嘴角边露出了略带嘲讽的笑。

    “没有必要。在这里我是2988,你是2989……就这样。”

    无礼的回答使友善的青年低下了头,但很快就再次开口:“……好吧,2988。你是哪国人?为什么会到这儿?还有……”

    “听着,我对你的事情没有兴趣,也不想把我的事情告诉你。我们根本就不熟,如果你想活久一点的话就给我立刻闭上嘴!”

    “……我知道了。”

    自讨没趣的青年只好静静的转过头去,继续望向远方的天空。在这个同样的天空下,有他的国家、学校、亲人和朋友,也正是这同样的天空下,一切从不知什么时候起就一步步陷入疯狂。

    从遥远的幼年时期开始一直到二十三岁的现在,他早已学会笑着面对硝烟和鲜血,而今天他又要学会笑着度过漫长的牢狱生涯。他不同于身边无辜的异国人,他对这个罪恶的国家无法真正憎恨。所以,只有笑着接受命运,并把整个自己都投进其中。愚蠢的热情……身边的异国人一定会这么想,但愿有一天,异国人可以离开这里。所有被无辜卷到这个国家的疯狂里的人都有权利逃离和憎恶,而永远都只会选择留下的自己才负有与生俱来的责任。

    远处传来的枪炮声还是那么熟悉,似乎永无休止的内战还在继续,参加了那么多次游行,他也算运气不错的了,只是不知道现在那些朋友们怎么样了。如果还活着,他们一定不会放弃,那些死亡的人家里也都有几个兄弟。战争一天不结束,他们这些愚蠢的热情就不会结束,他们全部理想不过是回到安静祥和的最初。在已经死去的父母那里,他们知道了什么是美好的生活,没有战争、没有满街的抢劫与偷盗,只有快乐的努力劳作以换取食物和居所。

    2988在安静下来的气氛里感到轻松,但不经意回眸的瞬间他看到了帕特的眼神。闪亮如阳光,不……比阳光还要灿烂,隐藏于平庸的眸色之下,就像一片废墟上熊熊燃烧起跳跃的火焰。奇怪的家伙……他突然产生灼痛感的双眼只能选择移开视线,喉咙也因为一阵异常的干渴感而觉得不适,他忍不住吞咽口水的动作让自己惊奇,对于耐力超人的他而言,这种软弱的表现简直是耻辱。什么时候体力变得这么差了……他面无表情的站起身来离开了身边陷入沉思的青年。

    喝了水以后,他的干渴感仍然无法消除,他的直觉是要去洗个冷水澡。在午休的时间里,洗浴间的人应该非常少,他优闲的拿着毛巾走了进去。

    冷水浇头而下的感觉果然缓解了他的紧张,他舒心的冲洗着身体,决定把洗浴的时间尽量延长,但只不过享受了几分钟,一种奇异的声音就从不远处传过来,他皱着眉向四处察看了一下,便顺着声源的方向走近转角。

    一片哗哗啦啦的水声中,他的眉头皱得更深了,眼前的这一幕实在有些恶心但也很刺激,将他已经消失的干渴感再次撩发出来。

    湿漉漉的地面上有四个纠缠在一起的身体,位于中心的是一个骨骼非常纤细的少年,脸部被头发遮住,四肢以诡异的角度扭曲,那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分不清是出于快乐还是出于痛苦。正在侵犯他的三个家伙喘息的声音也很粗重,类似于某种兽类接近高潮时所发出的怪声,也许因为过于投入,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身边有人走近,少年痉挛着哭泣的样子让他们更加疯狂。

    “……”2988紧抿着嘴看了几十秒钟,在恶心的同时性欲也迅速升起,这种复杂的感觉让他觉得不快:“我说……你们吵死人了,给我他XX的小声一点。”

    “谁?”反射性抬起头的家伙们先是表现出微微的惊慌,但看清了他的外表之后却发出充满色情意味的狞笑。

    “嗬嗬……东方人呢,真是个好货色。”

    “来吧,宝贝……我们会好好疼你的。”

    2988轻蔑的注视那个向他走来的家伙,一身横肉配上那根正处于勃起状态的丑东西真是比猪还难看,当那头猪向他发起攻击的时候,他只是轻轻的冷笑了一下,一个闪身,手上的毛巾就牢牢套在了那头猪的脖子上。确定了猎物无法发出大叫的同时,他空着的那只手做出了熟练的动作,清脆而短促的一响之后,那头猪闷哼着哭了起来。

    剩下的两个家伙惊呆了,同伴的不堪一击使他们下意识的发抖,当然,他们的同伴抖得更厉害——被折断小指的痛楚跟随便挨上一拳是完全不同的。

    “滚!”

    清澈而冷酷的声音划破了短暂的寂静,三头猪搂抱成一团逃之夭夭。2988冷眼看着那个悲惨的少年慢慢爬起来,掩盖在发丝下的面孔苍白而秀丽。

    赤裸又白皙的身体上布满青紫色的印记,没有被水完全冲洗掉的精液看起来十分肮脏,甚至连丰满的嘴唇边也沾着那些混浊的液体,配上少年哭泣着的脸却异常煽情。

    2988不能否认自己确实已经勃起,尤其当那个跪在他脚下的少年以嘶哑的嗓音说出“谢谢”这两个字。也许因为对他即害怕又感激,少年的身体一直瑟瑟发抖,漂亮的蓝色眼珠和金色头发显得更加柔弱而令人怜惜。

    在2988的估计中,这个少年最多也只有十六、七岁,能够被关在这所全是重型犯的监狱里还真是意外,但他懒得去问什么,只是考虑了一下就准备离开,当然不是出于怜悯,而仅仅是不想因为一时之快便染上什么怪病。

    “……”想要离开的双腿被紧紧抱住,少年在他诧异的眼光中又开始哭泣:“你要我吗?求求你……要我吧,请你保护我……”

    少年一边流泪一边亲吻他的腿,双手努力爱抚他已经激动起来的身体,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在少年的手指即将抚上他最脆弱的部位时用力抓住了少年的手:“我对你……没有兴趣,更没有兴趣保护你。”

    “我……”少年的眼泪也很漂亮,珍珠般顺着脸颊滴落,那双绝望的蓝眼睛还是低垂着慢慢阖上,湿透的睫毛也在轻轻颤抖:“……对不起。”

    “……这里没有人能保护你,除了你自己,这是唯一的生存规则。如果你能杀了我,就能比我活得更好,懂吗?”

    少年震惊的睁大眼看向对面,正对上一双凶狠残忍却又无比冷静的眼睛,这个男人……这个男人……

    “我……我做不到……我不敢杀人……太可怕了……”

    “软弱的家伙……等死吧。你根本没有活下去的资格,只配被别人干到死。”

    毫无恻隐之心的说完了这句话,2988就推开了眼前的少年,保持着来时的姿态离开了洗浴间。而独自留在这里的少年,只能环保着自己的肩膀静静哭泣,在那个男人不容许弱者生存的论调里,他似乎没有任何理由再活下去。

    回到草地上的2988跟平常一样沉默,只是目光里多了一股无处发泄的邪火,树荫下那个静坐的身影好像一直没有移动过,不远处是同监房的犯人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

    这是个无形的默契,同房的犯人之间虽然并不存在友情这种东西,但分散活动时也不会离开彼此太远。在他们的头儿不明不白的消失之后,这种默契就成为更必要的选择,以免其他囚室的犯人对他们造成威胁。

    不过,危险还是无处不在,当一大群家伙在某个人的带领下面色不善的一起走来,他们立刻出于本能相互靠近。2988冷笑着斜睨那个队伍里正在指手划脚的三个家伙,也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头儿,就是他!”

    异口同声指住他的脸,那三头十分钟之前落荒而逃的猪对他露出了狰狞的笑容,被称为“头儿”的大汉上下审视了他几眼,他也同样对眼前的家伙注目而视。

    “……发生了什么事?你去哪儿了?”

    迟疑的询问从身后传来,2988沉着脸两个字:“滚开。”

    “……你惹了麻烦?到底……”2989没能说完的话被同房的犯人们惊惶的目光打断,胆子小一点的已经开始微微发抖,越靠越近的他们被那些人渐渐包围起来,2989当然也置身其中。

    “那个人是谁?”2989低声问向身边同房的犯人,却没有任何人开口回答他,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那个大汉的身上,只有一个人拉拉他的衣袖示意他闭嘴,害怕和恐惧都从颤抖的手指上显露无遗。

    “听说……你对我很不满?”大汉以高出2988一个头的优势发出居高临下的宣判:“我给你三个选择。A,跪下来舔我的脚,我只要你一只手;B,两边的人一起上,如果你们敢的话;C,我们两个人单挑,我不动别的人。至于你……也许可以送到医院再断气。”

    “D,我们两个人单挑,我不动别的人。至于你,我不敢保证来得及送到医院。”2988以平稳的音调接上这句话,眼皮下浓密的睫毛也没有颤动一下。

    “……很好,那就来吧。”

    随着大汉一个熟练的示意动作,他带来的人迅速围成了一个足以暂时抵挡看守们视线的圆圈,处身于中心的两个人也立刻动手,没有浪费更多时间。

    猛烈的攻击和闪躲,2988身高上的劣势使他在短短的几十秒里就吃了好几下,重拳打在脸颊上的疼痛感成功的激发起一种异样的兴奋,他冷静的眼神在不断的闪避中变得野蛮而凶残。

    又是一记重拳,他清楚的感觉到眼角的剧痛,身体的每一根神经都因此而绷紧,模糊的视线中注意力却越来越集中,整个世界几乎只剩下对手此时的动作。

    黏湿的液体从额头上缓缓流下,身后那一声短促的惊呼令他皱眉,没用的家伙,这种小儿科也惊惶失措……这个瞬间的走神又让他挨了更重的一拳,他狠狠咒骂着自己的同时应声倒地。

    身体沉重的跌在草地上,青草的气味混合自己身上的血腥味真是种奇怪的组合,这样熟悉又亲切的气味……想要在杀戮中赢得自由与生存的气味。

    扑倒在他身上的粗壮身躯发出低低的咆哮,下一刻却变换成低声惨叫,在2988的字典里,没有任何部位是攻击时的禁忌,出于疼痛而用双手掩住下体的大汉迎来更猛烈的一脚。

    “你这条……无耻的狗!”大汉满头冷汗的抓住了他的衣领,企图用另一只手扼住他的咽喉,他的脑袋却用力撞上对手相同的部位,即时鼻血横流的大汉忍不住一阵眩晕。

    接下来的每一个动作,都像要置对方于死地,2988用自己的拳头和脚不断攻击对手的关节,骨头相撞的声音使围观者越来越兴奋。开始时只顾着害怕的弱者们渐渐嘈杂起来,带着喝采与怂恿的叫好此起彼伏。

    “教训他!”

    “狠狠的揍他!”

    “……杀掉他!”

    “对,快杀了他!”

    “……住手,2988,请你住手!”

    众多失去理智的声音里,只有一个人说出了这样的话,甚至还愚蠢的跑了过去,伸出手想要拉住疯狂的攻击者,2988敏锐的感应到脚步声而回过了头。

    “……滚!”

    满面和满手都被鲜血覆盖的2988从嘶哑的喉咙里挤出了这个短促的音节,发红的眼睛里只有赤裸裸的杀意,纤瘦的青年呆了一呆,却还是蹲在他的面前伸出双手:“住手吧,他已经快死了!”

    在2988回头的空挡,已经一动不动的大汉再次发动了攻击,被一拳打在背后的2988回身便补上了一脚,大汉终于闷叫着晕了过去。

    “对不起,我不知道……”未完的话被一记重拳打掉半截,来不及捂住面孔的青年顺势倒在了地上,当他努力的爬起来还想重复那些说教的时候,一阵骚动分开了拥挤的人群。

    “散开!全部散开!手背在身后一个一个蹲好!”

    “……见鬼!”

    看守们头大的踢了附近的囚犯几脚作为发泄,骂骂咧咧的把两个伤者一起押走,剩下的围观者没有被严厉的处罚,只被强制性的分开以回复活动区应有的平静。

    这种性质恶劣的公开打斗被上报到狱长的办公室,于是两个当事者直接被押到了办公室里。两个全身都是伤痕和鲜血的家伙都被反手拷在椅子上,眼神还在互相痛殴,看起来养尊处优的狱长放下手里的报纸,懒洋洋的问了一句:“是谁起的头?”

    “是我自己摔倒。”

    “我自己不小心。”

    两个人意思相近的回答只招来看守们一顿暴打,但他们始终保持那句同样的话,狱长微笑着摸了摸自己形状优美的胡子,摆手让看守们停止了逼供。

    “很好。既然是这样……放他们回去吧。两位绅士,请你们听着:我的要求并不高,只要你们管好自己的人,你们有你们的法则,但首先要保证这里的大秩序,我不想在活动区再看到有类似情况发生。请你们尽量协调好关系,不要带坏下面的人,明白吗?”

    “明白了。”

    “……”2988疑惑的看着身边的大汉,这么熟练的回答实在有趣,自己什么时候成了类似于首领的人物?真他XX的……不过,他还是在狱长殷切的目光下做出了应有的回答:“嗯,我明白了。”

    回到监房的2988得到了劳苦人民给予救世英雄般的盛大拥戴,一阵低低的欢呼声将他送到了新的床位。靠窗的床、新鲜的水果,新而干净的床单……毫无疑问他成了这儿的头。

    这种待遇倒也不坏,可以让他在离开这里之前可以活得更好,他安心的接受了这个新的身份,没有向过去的床位看上一眼。即使只是在一群猩猩里享受更多自由和某些特权,起码比没有要好得多,凭借战斗而得来自由与特权,实在是天经地义的生存法则。

    身边的某个人向他小声报告,监房里今天新来了一个犯人,他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又有第二个家伙小声询问:“头儿,是不是按老规矩?”

    “老规矩?”他抬眼看了看这些兴致勃勃的家伙,唇角扬起了一个带着恶意的微笑:“……当然。”

    于是可怜的新犯人被押到了他的脚下,整个调教的过程里他都忍不住嘲讽的笑。一个高头大马,手臂上刺着纹身的家伙,却像一只阴沟里的老鼠般胆小,跪在他脚下磕头求饶,从“大哥”叫到“爷爷”,还心甘情愿扮女人唱歌。

    由于那个家伙的极度配合,众人欺负的举动也不是太过分,最厉害的也不过是喝下一整盆清水但不准尿出来,否则就要自己喝完它而已。不过,那家伙的忍耐力实在不怎么样,还不到一个小时就憋不住尿了裤子,囚犯们嘻嘻哈哈的端来了一杯同等体积的东西,看着那个家伙哭哭泣泣的接在手上。

    没种的老鼠……2988意兴寥寥的移开了视线,看这种无聊的表演简直催眠,但睡意只不过刚刚浮上脑际,他松弛的神经就被一个突然响起的声音刺激得立刻绷紧了。

    “……住手,你们太过分了。”

    清澈的嗓音有着相当的熟悉感,正出于他那个愚蠢的同案犯——2989。

    “他和我们一样是人,你们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一时之间,监房里短暂的安静了下来,但这两句话很快就惹来了众怒,几个犯人以愤怒与询问的眼神看向他们的头儿,2988冷冷的开口回答:“拉他过来。”

    被迫跪在他面前的青年猛烈的挣扎着,带着淤青的嘴角也出自于他的杰作,他满意的欣赏了一小会儿,才保持冰冷的语调抬起了青年的下巴。

    “你的意思是……要跟我作对?你以为……我有饶恕你的理由?”

    “我以为我们曾经是朋友,但现在不是了。你现在做的事,跟那一天坐在这里的人对你做的有什么不同?”

    “……你真的……惹怒我了。”

    2988忍住了狠狠打下一巴掌的冲动,揪住青年的衣领拉近自己:“我来告诉你,什么才是坐在这里的人应该做的!”

    也许因为过于愤怒,青年深棕色的双眼中看不到恐惧,那火焰般燃烧的眼神仅仅充满反抗与挑衅,更让近在咫尺的对手兴奋不已。

    那种兴奋,确确实实就是性欲,2988无法阻止自己沉醉在那片火焰里。他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喝止了囚犯们捏住青年面颊的举动,把自己交付在一个男人的嘴里实在称不上明智,他宁愿选择安全而直接的进入。

    当他企图用蛮力挺进时,身下白皙的躯体开始反射性的绷紧,没有经过任何润滑的部位也不可能顺利接受侵犯,被捂住嘴不断挣扎的青年依然不肯放弃反抗。

    众目睽睽之下的2988对此异常恼怒,那双同样怒火翻腾的眼睛一直睁得大大的瞪着他,他不耐烦的撤身而出,改用蛮横的手指征服那个家伙,粗野的抽动了几下之后就被一股温热的液体包围。

    模糊的灯光下,鲜红的血液从密合的缝隙中缓缓渗出,2988迷恋这种异样的景致而不断继续,始终缩紧身体反抗他的力量渐渐变弱消失,这个过程比实际的插入更令他满足。到了他真正要进入的时候,那个卑微的反抗者已经不再有什么反应,似乎是晕过去了……没用的家伙,那双紧闭的眼睛让他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兴致。

    “……全部滚开,都他XX的给我去睡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暗夜流光作品 (http://anyeliugu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